北京一小区地下居住400多群租户,人防工程被装修成群租房

央广网北京6月27日消息据中国之声《新闻和报纸摘要》报道,中国之声上周播出了北京市聚龙花园小区地下,居住着400多群租户,环境恶劣、消防隐患严重的报道。报道播出后,北京市政府高度重视,迅速采取行动,将违规住人的民防工程清空,对不符合消防规定的设施一律整改。

原标题: 西媒称中国防空洞焕发新生:平日当儿童乐园 战时供人避难

在北京工人体育馆旁的小区,是北京市最早的几个涉外高档小区之一。北京装修网的小编了解到,不久前,这里的住户发现,在居民楼的地下二层还住着上百人,原本的民防工程被改造成了群租房,整个地下二层都没有窗户、上百人居住在小小的隔断间内,却只有一个逃生通道,里面还有私接的电线、搭建的灶台。

昨天上午,在东直门街道办事处、消防、安监部门执法人员陪同下,记者再次来到聚龙花园7号楼地下空间查看情况。原本放满上下铺,居住着上百人的地下民防工程已被清空,只剩下些被丢弃的行李。被封死的消防通道,在要求下也被打开。

西媒称,数十年前,中国全国上下修建防空洞,目的是防范外部威胁。如今,这些废弃不用的防空洞被人们重新利用起来,有的被改造成酒窖,也有的成为饭馆、仓库,甚至有的还成了儿童乐园。

为什么人防工程被改建成了群租房?是谁将这些房屋租出去的?跟北京装修网的小编一起来了解到。

执法人员:你们设置这个门要保持常开,不能说这个再加电子锁什么的,下一步就把这个门拆掉。前期检查的时候地下室没有配备应急照明灯和安全出口标志,现在也都整改完毕了。

据埃菲社1月1日报道,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中,地皮变得越来越贵,因此当地政府正在出台政策来更大程度地利用这些空间。

图片 1

对于之前报道过的民防工程被改造成群租房,东城区综合治理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解释,是由于此前租赁合同到期后,民防局按规定没有与其续约,租用者违规将其改造成了群租房,他们承诺将在一周内进行拆除。

徐汇区民防办公室官员童松岩告诉记者:“由于地面空间已经全部占满,因此我们必须要向下开发。”

北京某小区7号楼,是全小区最大的一栋居民楼,被分为了北、中、南三个区域,一到四层作为写字楼出租,再往上是普通住宅。业主近些年逐渐发现小区里的生面孔越来越多,却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直到近期业主们一起到7号楼地下二层走了一圈发现这里还有另一群住户。李先生介绍,“我们下去自查了一下,发现七号楼中段是六十个隔断,只有一个出口,门都被锁住了我们进不去。加起来差不多有一百四五十间,有大功率的电饭煲、大功率的冰箱,更可怕的是竟然有做饭的煤气罐还有厨房。”

工作人员:本周之内所有的隔断拆除完毕,仓储呢也会在本周之内完成清退,这个弄完之后也会邀请咱们居民代表实地再重新做一下验收,看他拆完之后的样子。

报道称,该部门负责近年来出台的政策,政策要求将数百座民用避难所按需改造。童松岩说:“如果我们没有在规定时间内使用它们,将会是极其严重的浪费。”

北京装修网的小编了解到,从地下一层的停车场顺着唯一一条狭窄的楼梯走下去,通过巨大的防空门后豁然开朗,“另一个世界”展现在眼前,防空洞被改造成了群租房,每个房间都打上了隔断,分成了无数个小间,有的房间仅能放下一张单人床,稍微大点的隔断间变成了附近酒吧的集体宿舍,放着十几张上下铺床位。在这里居住的一位酒吧员工表示,这是公司给安排的,他们也不想住地下室,并表示“整个北京住地下室的不止这一家。”

东直门街道办副主任吴伟告诉记者,在报道播出后,北京市主要领导高度重视。

报道称,大部分防空洞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这项政策出台以前,这些防空洞都处于闲置状态。

据粗略统计,整个7号楼地下二层南区,被打成了40多个大小不一的隔断间,里面堆满了各种电器,甚至还有专门的“吸烟室”,在和几位租住人员聊天后,北京装修网的小编了解到,这里不光有员工宿舍,还有单独租住人员,一间只能放下单人床的隔断间,租户一个月要给旁边的单位交1300元的租金。

吴伟:业主反映了以后市里高度重视,约谈了他们的开发商和物业公司。这个地下空间要求他们腾退。业主反映问题了以后我们加大了这方面清理整治的力度。

报道称,从西班牙学成回国后,李天(音)决定返回上海并将自己喜爱的红酒变成自己的职业。他在一个老旧的防空洞中找到了实现自己梦想的绝佳处所。李天告诉记者:“因为我们在地下,所以我们拥有得天独厚的红酒贮藏环境。”

这样的隔断间只是整个七号楼地下空间的三分之一,另外两个区域专门被物业用铁门隔了起来,如果发生火灾,整个七号楼地下几百名住户,除了南区只能从一个堆满杂物的楼梯逃生外,其他两个区域,只能寄希望狭窄的过道没有堆放杂物,而且铁门刚好打开。

报道称,李天所在的防空洞建于1973年,如今被完美改造为适合红酒贮藏的地方。此外,防空洞中还有大厅,顾客们可以在大厅中休闲娱乐,在中国寻找市场的红酒品牌也可以在此举办品酒会。

对这样的情况,小区物业北京某楼宇综合管理有限公司却在一份告知函中说,不存在出租群租问题。经查询,地下室的产权属于北京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而物业某楼宇是某投资的子公司。业主质疑,自己管理的母公司的地下室,里面居住的几百号人,他们居然不知情?

李天说,尽管装修由自己负责,但基础设施、电能调节和管道系统均由当地政府管理。

对此,某楼宇综合管理有限公司拒绝接受采访。

童松岩说,在整个上海市约有5000万平方米的民用避难所,而在徐汇区,有确切数字显示,建有2000余座防空洞,总面积约400万平方米。

当愤怒的业主将情况反映给东直门街道办后,一位负责人告诉业主,小区内的人防工程是由东城区民防局直接出租的,具体转了几道手他们也不知道,但将防空洞改造成群租房肯定是违规的,但问题由来已久,需要联合多个执法部门,逐渐清退里面的住户:“我们把情况了解清楚,提交给执法部门,今天下午可能执法部门包括消防、公安、城管、安监,执法部门都到了,足以说明我们对小区地下室空间住人的情况始终是高度重视的。”

童松岩指出,尽管总共有1700座防空洞被用于其他目的,但当面临任何可能的威胁时,这些防空洞都能快速复原并投入使用。

负责清理群租房的工作人员表示,群租房的安监、消防的确不符合要求,按照规定每个房屋最多住两个人,所以上下铺也不符合规定,据粗略统计至少有400多人在地下居住,他承诺,将在两天之内将违规租住的人员腾退,对不符合消防要求的区块进行整改。“所有的地下空间用电都不符合规范,配电箱无警示标识,整改通知单是21日之前整改完毕,周一我们去检查时,会继续督促他们整改,到21日之前必须整改完这一块。”

童松岩说:“这些防空洞为战时设计,因此它们的功能终究还是应对紧急情况的发生。我们一直想探索其他选择,但它们被设计的目的是为了民防。如果未来有什么事情发生,它们可以迅速改变并重新成为避难所。”

虽然街道办迅速承诺将对问题进行整改,但业主们还是不满意,为何多年来,监管部门都没有发现问题?人为制造如此严重的消防隐患,物业是否应该被追责?按照规定,禁止将规划用途为非居住用途的地下空间出租居住,民防部门对此是否知情?

童松岩说,占用这部分空间也可以保证其基础设施良好运作。此外,还可以进行持续的保养工作“以确保在任何紧急情况下它们都能快速响应”。

北京装修网的小编了解到,今年以来,北京市委、市政府组织集中开展“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今年1-4月,北京共整治违法群租房3709户,完成全年计划的53%,整治“散租住人”和存在安全隐患的地下空间586处,完成全年计划的61.2%。处罚了违法机构156家。为了彻底攻克历史遗留的违建难题,北京还启动了“史上最严”的治违监管模式。北京市五环内的新生在施违法建设,市民还可联络当地街道办进行举报。

报道称,大部分防空洞都被改造为仓库、停车场、店铺或供学生进行课外活动的场所。

徐汇区一所学校的老师说,下雨时,由于操场上无法进行体育锻炼,学生们便可以使用这一区域进行活动。

这座防空洞建于该学校篮球场下方,并拥有一扇安全门。这扇安全门将这一区域与外界隔离开来,以避免任何可能的外部威胁,包括空袭。

央广网北京6月17日消息(记者任梦岩
恒巴特)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在北京工人体育馆旁的聚龙花园小区,是北京市最早的几个涉外高档小区之一。不久前,这里的住户发现,在居民楼的地下二层还住着上百人,原本的民防工程被改造成了群租房,整个地下二层都没有窗户、上百人居住在小小的隔断间内,却只有一个逃生通道,里面还有私接的电线、搭建的灶台。为什么人防工程被改建成了群租房?是谁将这些房屋租出去的?

图片 2

北京聚龙花园小区7号楼,是全小区最大的一栋居民楼,被分为了北、中、南三个区域,一到四层作为写字楼出租,再往上是普通住宅。业主近些年逐渐发现小区里的生面孔越来越多,却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直到近期业主们一起到7号楼地下二层走了一圈发现这里还有另一群住户。李先生介绍,“我们下去自查了一下,发现七号楼中段是六十个隔断,只有一个出口,门都被锁住了我们进不去。加起来差不多有一百四五十间,有大功率的电饭煲、大功率的冰箱,更可怕的是竟然有做饭的煤气罐还有厨房。”

图片 3

随后记者跟随业主前往这个“地下小区”一探究竟,从地下一层的停车场顺着唯一一条狭窄的楼梯走下去,通过巨大的防空门后豁然开朗,“另一个世界”展现在记者眼前,防空洞被改造成了群租房,每个房间都打上了隔断,分成了无数个小间,有的房间仅能放下一张单人床,稍微大点的隔断间变成了附近酒吧的集体宿舍,放着十几张上下铺床位。在这里居住的一位酒吧员工告诉记者,这是公司给安排的,他们也不想住地下室,并表示“整个北京住地下室的不止这一家。”

图片 4

据记者粗略统计,整个7号楼地下二层南区,被打成了40多个大小不一的隔断间,里面堆满了各种电器,甚至还有专门的“吸烟室”,在和几位租住人员聊天后,记者发现,这里不光有员工宿舍,还有单独租住人员,一间只能放下单人床的隔断间,租户一个月要给旁边的单位交1300元的租金。

这样的隔断间只是整个七号楼地下空间的三分之一,另外两个区域专门被物业用铁门隔了起来,如果发生火灾,整个七号楼地下几百名住户,除了南区只能从一个堆满杂物的楼梯逃生外,其他两个区域,只能寄希望狭窄的过道没有堆放杂物,而且铁门刚好打开。

图片 5

对这样的情况,小区物业北京中天楼宇综合管理有限公司却在一份告知函中说,不存在出租群租问题。经记者查询,地下室的产权属于北京润国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而物业中天楼宇是润国投资的子公司。业主质疑,自己管理的母公司的地下室,里面居住的几百号人,他们居然不知情?

对此,中天楼宇综合管理有限公司拒绝接受采访。

当愤怒的业主将情况反映给东直门街道办后,一位负责人告诉业主,小区内的人防工程是由东城区民防局直接出租的,具体转了几道手他们也不知道,但将防空洞改造成群租房肯定是违规的,但问题由来已久,需要联合多个执法部门,逐渐清退里面的住户:“我们把情况了解清楚,提交给执法部门,今天下午可能执法部门包括消防、公安、城管、安监,执法部门都到了,足以说明我们对聚龙花园地下室空间住人的情况始终是高度重视的。”

负责清理群租房的工作人员表示,群租房的安监、消防的确不符合要求,按照规定每个房屋最多住两个人,所以上下铺也不符合规定,据粗略统计至少有400多人在地下居住,他承诺,将在两天之内将违规租住的人员腾退,对不符合消防要求的区块进行整改。“所有的地下空间用电都不符合规范,配电箱无警示标识,整改通知单是21日之前整改完毕,周一我们去检查时,会继续督促他们整改,到21日之前必须整改完这一块。”

虽然街道办迅速承诺将对问题进行整改,但业主们还是不满意,为何多年来,监管部门都没有发现问题?人为制造如此严重的消防隐患,物业是否应该被追责?按照规定,禁止将规划用途为非居住用途的地下空间出租居住,民防部门对此是否知情?又该由谁来对此事负责?对此,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

今年以来,北京市委、市政府组织集中开展“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今年1-4月,北京共整治违法群租房3709户,完成全年计划的53%,整治“散租住人”和存在安全隐患的地下空间586处,完成全年计划的61.2%。处罚了违法机构156家。为了彻底攻克历史遗留的违建难题,北京还启动了“史上最严”的治违监管模式。北京市五环内的新生在施违法建设,市民还可联络当地街道办进行举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