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I号沉船现场保护的阶段性成果,保护发掘项目现场保护工作完成阶段性目标

  2015年5月29日,根据“南海I号”保护发掘项目现场指挥部的指示,上半年现场保护工作结束,进入了间歇期保护阶段。在此工作期间,现场保护组严密部署、精心组织,根据发掘过程中重点攻关的保护内容调配人员到场,在按部就班处理好船体和交接文物现场保护的基础上,灵活应对新出现的问题和情况。在紧张忙碌的节奏下,保护组保持积极的工作态度,努力配合考古组,顺畅地完成了“南海I号”2015年度上半年的现场保护任务。
  发掘期间,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保护人员轮流有序到场,基本保证两人同时在现场开展工作,人员投入共计6人,工作时间累计达121天。培训并组织其他单位保护人员参与工作共计8人,工作时间累计达374天。基于以上人员与工作时间的投入,2015年3月到5月期间,持续开展木船的防霉、保湿、防虫和各类文物的保护处理及相关的科学检测与监测工作。瓷器方面,完成1100件瓷器小件和200筐瓷片脱盐保护;金属器方面,完成或正在开展12件金器、573枚铁钉、11件(组)铜器、162袋锡珠和18件其它金属类器物的现场清洗、加固及脱盐保护工作;有机质文物方面,截至目前共提取漆器43件(含残件),协助考古组提取部分漆器、完成8件漆器的现场保护加固,目前漆器在低温条件下进行脱盐保护;提取保护木质文物单体78批次、提取保护植物果核约104件;参与凝结物提取并分类保护处理约30吨。
  为了更好地开展后续工作,发掘结束后,保护组及时梳理和总结出“南海I号”沉船发掘现场保护阶段性总结报告,同时深入剖析了现场保护的工作特点及难点。首先,“南海I号”遗址现场难以实现温湿度条件控制,加之长时间的发掘周期,不利于船体和船载文物的保存与保护,需科学推进考古发掘及保护工作的进度。其次,现场发掘与保护工作人员之间应进一步加强沟通与交流,统一对现场保护发掘工作的认识。再次,现场指挥部与双领队和双保护组长的工作模式,还需进一步改进,以利于更好地推进项目。
  “南海I号”沉船保护发掘项目的挑战性及艰巨性是不言而喻的,保护组将继续在院领导的统筹安排下,持续增加现场保护人员、时间与技术力量的投入,确保人员有效在岗时间。对于即将面临的各种文物的现场保护技术难点,保护组将针对现场具体情况,继续立足科学实验研究,结合国内外现场保护经验,必要时邀请相关专业领域专家和单位参与进来,力争保障各类文物得到安全稳定的保护处理。

2007年,“南海Ⅰ号”沉船整体打捞出水并入驻“水晶宫”,至今已经十年。作为出水文物现场保护组织实施单位,2013年底以来,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在国家文物局和广东省文物局的领导下,在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和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支持与帮助下,联合广东省博物馆与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等单位,配合考古发掘工作,持续开展了“南海Ⅰ号”沉船及出水文物的现场保护工作。图片 1
沉船考古的惯例,一般是先将船载文物打捞完毕,再将船体拆解打捞出水保护,同时按文物材质进行分类处理、保护。“南海Ⅰ号”整体打捞的成功在世界水下考古史中无疑是一个伟大的创举,同时也对现场发掘保护工作提出了更多的挑战和更高的要求。现场保护引发的一系列难题随之而来,需要引进、研发一系列的新技术、新工艺加以解决,诸多新的研究课题也由此产生。存放于博物馆的“南海Ⅰ号”沉船既不同于常规的田野考古现场,又不同于普通的水下考古环境,而是一个密集的多材质文物堆叠的复杂有机体。这个复杂的有机体历经海水800年的浸泡,从密闭、恒温、恒压、高盐的淤泥包裹环境转变为温湿度及空气流通不易控制的开放性环境,其氧化、腐蚀及微生物等病害的控制极为困难,这在国内外沉船保护案例中具有前所未有的特殊性,其挑战性及艰巨性是不言而喻的。
“南海Ⅰ号”发掘与保护项目工作目标就是要完成木质船体及出水文物的病害信息提取及现场“稳定性”保护,为将来过渡到实验室保护修复奠定基础。病害信息提取主要针对各种材质出水文物的具体病害情况,通过现场记录、测绘、监测、便携仪器检测及实验室检测分析等科学手段留存病害信息。现场“稳定性”保护主要是针对船体及内含不同的材质文物,开展清洗、防霉、保湿、脱盐、加固等保护措施,控制或者延缓病害滋生及发展,确保相关文物在发掘期间保持稳定。
工作开展之前,现场保护团队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先行编制了《“南海Ⅰ号”沉船及出水文物现场保护工作手册》,作为现场保护工作的技术指导方案。立足现场保护工作的需要,项目组设计了木船防霉保湿的雾化自动喷淋系统,出水文物现场清洗池,木材单体、陶瓷、金属等文物的自动清洗脱盐池,购置和配备了去离子水设备、超声波清洗机、色差计、三维视频显微镜、便携式X射线荧光元素分析仪等开展现场工作必需的硬件设备。
经过近四年的不懈努力,由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出水文物保护团队牵头组织的船体及出水文物现场保护工作,初步完成了船体、陶瓷、金属和凝结物等各类出水文物的提取及“稳定性”保护,为船体后期脱盐、填充加固、展示利用以及将来的出水文物保护修复工作奠定了较为坚实的基础。
该书即是“南海Ⅰ号”现场保护项目(2014~2016年)阶段性成果的体现,重点凝练了“南海Ⅰ号”船体的病害分析、现场清洗、保湿、防霉、化学加固、病害动态监测和喷淋系统的设计、建设、升级改造以及相关的研究工作。在出水文物保护方面,则记述了相关文物的现场提取、加固脱盐和部分文物的缓蚀封护及保护修复工作。
诚然,书中许多研究工作还有待突破,但该书的出版必将加深读者对“南海Ⅰ号”出水文物重要价值,特别是对相关保护技术的进一步认识。同时,与读者共享配合考古发掘工作所采取的船体及出水文物现场保护工艺技术方法,将推进海洋出水船体及文物保护技术发展,有效保护珍贵的海洋文化遗产。(本文由孙莉摘编自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 李乃胜、陈岳、沈大娲
编著《南海I号沉船发掘现场保护研究(2014~2016)》之序
。内容略有删节、调整。)责编:韩翰

    
 2007年,“南海Ⅰ号”沉船整体打捞出水并入驻“水晶宫”,至今已经十年。作为出水文物现场保护组织实施单位,2013年底以来,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在国家文物局和广东省文物局的领导下,在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和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支持与帮助下,联合广东省博物馆与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等单位,配合考古发掘工作,持续开展了“南海Ⅰ号”沉船及出水文物的现场保护工作。

图片 2
漆器提取加固

  沉船考古的惯例,一般是先将船载文物打捞完毕,再将船体拆解打捞出水保护,同时按文物材质进行分类处理、保护。“南海Ⅰ号”整体打捞的成功在世界水下考古史中无疑是一个伟大的创举,同时也对现场发掘保护工作提出了更多的挑战和更高的要求。现场保护引发的一系列难题随之而来,需要引进、研发一系列的新技术、新工艺加以解决,诸多新的研究课题也由此产生。存放于博物馆的“南海Ⅰ号”沉船既不同于常规的田野考古现场,又不同于普通的水下考古环境,而是一个密集的多材质文物堆叠的复杂有机体。这个复杂的有机体历经海水800年的浸泡,从密闭、恒温、恒压、高盐的淤泥包裹环境转变为温湿度及空气流通不易控制的开放性环境,其氧化、腐蚀及微生物等病害的控制极为困难,这在国内外沉船保护案例中具有前所未有的特殊性,其挑战性及艰巨性是不言而喻的。

木船色差监控

  “南海Ⅰ号”发掘与保护项目工作目标就是要完成木质船体及出水文物的病害信息提取及现场“稳定性”保护,为将来过渡到实验室保护修复奠定基础。病害信息提取主要针对各种材质出水文物的具体病害情况,通过现场记录、测绘、监测、便携仪器检测及实验室检测分析等科学手段留存病害信息。现场“稳定性”保护主要是针对船体及内含不同的材质文物,开展清洗、防霉、保湿、脱盐、加固等保护措施,控制或者延缓病害滋生及发展,确保相关文物在发掘期间保持稳定。

(来源: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

  工作开展之前,现场保护团队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先行编制了《“南海Ⅰ号”沉船及出水文物现场保护工作手册》,作为现场保护工作的技术指导方案。立足现场保护工作的需要,项目组设计了木船防霉保湿的雾化自动喷淋系统,出水文物现场清洗池,木材单体、陶瓷、金属等文物的自动清洗脱盐池,购置和配备了去离子水设备、超声波清洗机、色差计、三维视频显微镜、便携式X射线荧光元素分析仪等开展现场工作必需的硬件设备。

  经过近四年的不懈努力,由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出水文物保护团队牵头组织的船体及出水文物现场保护工作,初步完成了船体、陶瓷、金属和凝结物等各类出水文物的提取及“稳定性”保护,为船体后期脱盐、填充加固、展示利用以及将来的出水文物保护修复工作奠定了较为坚实的基础。

  该书即是“南海Ⅰ号”现场保护项目(2014~2016年)阶段性成果的体现,重点凝练了“南海Ⅰ号”船体的病害分析、现场清洗、保湿、防霉、化学加固、病害动态监测和喷淋系统的设计、建设、升级改造以及相关的研究工作。在出水文物保护方面,则记述了相关文物的现场提取、加固脱盐和部分文物的缓蚀封护及保护修复工作。

  诚然,书中许多研究工作还有待突破,但该书的出版必将加深读者对“南海Ⅰ号”出水文物重要价值,特别是对相关保护技术的进一步认识。同时,与读者共享配合考古发掘工作所采取的船体及出水文物现场保护工艺技术方法,将推进海洋出水船体及文物保护技术发展,有效保护珍贵的海洋文化遗产。(本文由孙莉摘编自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 李乃胜、陈岳、沈大娲
编著《南海I号沉船发掘现场保护研究(2014~2016)》之序
。内容略有删节、调整。)

    (来源:“赛博古”微信公众号 作者:柴晓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