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行交了钱却提不到车,受害者找上汽集团理论

楚天都市报4月21日讯客户买车货比三家,在一家报价最低的车行交了15万元定金,到期却没有提到车。今日,孝感的胡先生向楚天都市报反映,去年他在武昌徐东大街一家车行购车遇到这事,类似车主共有30多名。车行老板也在事后报警,称受吉林延边州合作商巨成集团董事长携款跑路影响,同样遭受巨额损失。目前,延边州公安部门已立案侦查,表示最大限度追缴挽回购车人的损失。

图片 1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大家跟着总经理共渡难关。”5月14日,在员工群里发了这样一条消息后,4S店老板就失联了。日前,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接到上海市民投诉称,位于宝山区、杨浦区的两家荣威汽车4S店“老板跑路”,在这两家门店购车的车主有的付了定金、有的付了首付款,还有不少顾客付了全款却提不到车。“粗略估计,这次受害的车主在200名左右。”宝山区荣威4S店销售人员徐某说。

预交15万买奔驰到期没见到车

5月22日上午,几十名购车者聚集在威海路的上汽集团大厦门前,希望上汽集团能给他们一个交待。

购车人付的车款就这样打了水漂?5月17日,荣威上海地区的赵总承诺,购车人可重新签订购车合同。在22日的沟通中,赵总称,对于支付首付款及全款的车主,将额外补充条款“支付全款或部分款项的客户按经侦立案后的正常购车流程操作,上汽和交运崇明协助”。

去年6月,经朋友介绍,胡先生来到武昌徐东大街君临天下的翘楚车行买车。这家车行是综合店,奔驰、宝马、奥迪、本田、大众等各种汽车品牌均有销售。朋友此前从这里以较为优惠的价格成功买过车,在一番咨询后,胡先生决定从车行订购一辆奔驰C200L,成交价29.93万元,他当天预交了15.87万元,“比4S店同款车便宜三四万元。”

这些购车者作为4S店老板跑路的受害者,有的付了十几万元的全款,有的付了几万元的首付,有的付了上万元的定金,而现在都因为荣威二级经销商宏森老板的跑路而提车无望。

5月22日,记者从警方了解到,宝山公安已接到相关报案,目前正在进一步调查取证。

按照购车合同约定,胡先生购买的奔驰交车时间是去年9月17日。不过,到了日期,胡先生并没有看到期待已久的轿车。去年9月底,经与车行协商,胡先生填写了退款申请书,上面注明七个工作日退款。但至今他既没有拿到退款,也没见到车。

“老板跑路了,你快来报案吧”

图片 2

武汉新洲的程先生也有类似遭遇。去年8月底,他经人介绍,在翘楚车行看了车。货比三家后,他觉得这家店的汽车报价,比4S店同款车型报价还便宜1万元。于是,他也预交了15万元购车款。到了约定的45个工作日交车时间,他也是没拿到车,车行说钱被上游的公司骗走。

此次跑路的宏森老板经营着两家荣威4S店,一家位于宝山区宝杨路2050号,另一家位于军工路1601号,现在这两家店均因老板的跑路而大门紧闭。

军工路上的荣威销售门店已人去楼空。澎湃新闻记者 陈伊萍
图购车人:销售突然来电称“老板跑了”

合作商跑路车行老板承诺退款

受害者都没想到老板会“卷款跑路”,毕竟这种事在上海似乎还是第一次发生。凌先生今年3月份在军工路全款购买了一辆荣威“Ei6”,本来在家满心欢喜的等着提车,5月15日却突然接到销售人员的电话:“我们老板跑路了,你快过来一下,快点去报案吧。”

满心期待提新车的杜小姐,没想到自己会遭遇老板跑路、店铺关门。

今日上午,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翘楚名车行,大门紧闭,偌大的展厅内空空如也。

凌先生此次买车的积蓄是他做驾校教练多年攒下的,本来想买个车去开网约车赚点钱,没想到数十万元的存款可能这样就没了。“拿不到车,我怎么生活啊!”

今年4月,上海市民杜小姐在位于宝山区宝杨路2050号的荣威4S店看中了一辆荣威“Ei6”新能源汽车,并支付了定金。5月初,杜小姐又付了该车的首付款,共计8.48万元,余款则以贷款形式结清。

图片 3

站在一旁维权的谢阿姨告诉中国资本观察,军工路的销售人员还算有良心,还知道通知购车者老板跑路,宝杨路的销售人员简直坏透了,不是因为她大半年都没拿到车去店里看了一下,都不知道老板已经跑路。

“我当时比较了三四家4S店,选择在宝杨路店买车是考虑到这家店的优惠力度大,相较于其他店车价能便宜5000元,并享受车辆终身质保。”杜小姐透露,当时她以16万元左右的价格拿下了“Ei6”,并签订了车辆定购协议,优惠后的价格让她感到满意。

原来的售车店,现已空了

在宝杨路购车的李先生更惨,3月销售人员告知他车已到,付完所有的车款两天内就可拿到车,于是李先生在27日付完共计8.5万元的车款。可是李先生等了一个多月也没有等到自己的车。

正当杜小姐着手在家楼下安装充电桩事宜之际,5月15日,4S店的销售人员打来电话让杜小姐不要着急安装充电桩。5月16日,销售人员又来电话,称“老板跑了,后续购车事宜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翘楚车行工作人员介绍,老板没有跑路,也没有欺骗客户,一直在想办法解决问题。2017年,翘楚名车开业,通过国内资源拿到最低价车型交付给客户。此次车行与吉林延边州的巨成集团山丹车市合作,进车价相当便宜,但他们要求必须全款订车,每辆车还要交一定的保证金,另外要等上45个工作日才发车。之前帮客户订的车发回来几台,有过合作和信任度,后续就继续通过他们订车。

5月9日李先生去店里询问原因,当天谢阿姨正好去交最后一笔车款。当时,谢阿姨看到李先生跟工作人员正在争执,就有点犹豫要不要交钱,可是谢阿姨的销售顾问向谢阿姨解释说李先生是神经病。谢阿姨很后悔自己当时真的把李先生当成了神经病,交了最后一笔钱。“当时就说他们有问题,你要是听我的能少损失一点钱。”李先生说。

这让杜小姐顿时没了方向,她在16日当日就赶到了出事的4S店,发现店里已大门紧闭,门口聚集了大量的购车者前来维权。

图片 4

从交运到上汽集团再到交运,到底谁来负责?

“我们车主之间相互加了微信,并建立了一个维权群,当时群内的人数就已经在100个以上,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有我这样付了首付的,也有付了全款的。”杜小姐说。

“大部分客户预交的是定金,我们又被要求必须全款,所以老板找巨成集团订车时垫付了差价。”该工作人员介绍,去年9月,他们得知巨成董事长跑路,车行总计损失1000多万元,包括客户的600多万和车行垫付的300多万。当时,车行就在杨园派出所报案。今年1月,吉林延边州经侦大队民警也到武汉,跟车行核对受损金额、银行明细等。他们带回吉林,已经移交法院等待开庭处理结果。

面对几十名购车受害者,上汽集团信访办的人觉得很冤枉。信访办的负责人告诉中国资本观察,虽然很同情购车者的遭遇,但是因为宏森是上海交运的二级经销商,很多购车者也是和交运崇明签订的购车合同,这些购车者应该去找交运的负责人。

市民贺先生属于付了全款的。贺先生于4月份以13.28万元的价格在涉事的4S店购买了荣威“Ei5”新能源汽车,支付全款后,一个月过去至今未提到新车。市民施先生也付了全款,还将自己原本开的旧车抵给4S店获取“以旧换新”的补贴,但现在新车提不了,旧车也不知所终。

图片 5

事实上,购车者也是被逼无奈,这一切源自交运崇明李总和上汽集团荣威的赵总对大家的承诺没有兑现。5月16日傍晚,上汽集团荣威和交运的负责人把部分购车者集中在中山北路558号的“交运隆嘉”,要求购车者们及时前往公安部门报案,并承诺5月17日下午4时前拿出一个初步的解决方案。

图片 6

去年10月,老板也召集过客户说明情况,表示愿意自己先承担客户损失,并当场写下借条,在一年内还钱,计划从6月开始陆续分批次退款。与此同时,尽管也遭受巨额损失,今年1月,老板还是将房产抵押出去,还找朋友借钱,退了部分客户的100多万元,还差30多位客户400多万购车款。

据购车者提供的视频,5月17日最终达成的方案为:提到车没有上牌的顾客,会就近安排4S店帮助上牌;支付了定金的顾客,可以选择退定金,或在荣威4S店继续购车;付了首付并且正在办理贷款的顾客,将按照原合同流程继续;付了全款未提车的顾客,可以选择退款,或者按原合同执行。这些承诺将在5月22日起开始兑现。当时,此举被购车者评价为上汽集团和交运真有担当,很多人都以为事情可以圆满地解决,还在车主维权群里对负责人进行了夸赞。

订汽车销售合同。 受访者供图受害车主200多个左右,警方已介入

警方表示最大限度追缴挽回损失

5月21日晚上,上汽集团荣威和交运的负责人承诺会给购车者一一电话具体解决,直到5月22日,购车者也没等到电话,群里消息也变成了22日只是做登记而不是解决问题,负责人也联系不上了。购车者开始恐慌,一大早便赶到交运隆嘉,交运隆嘉的人以自己没有车为由让购车者去找上汽集团,购车者只能又来到威海路的上汽集团大厦。

忽然跑路的老板是谁?

客户们见不到车,拿不回退款,纷纷在杨园派出所报警。民警调取了翘楚车行的相关银行流水,发现翘楚车行的资金流水正常,并未有非法获利。该事件为经济纠纷,属于民事行为,不涉及犯罪。翘楚车行法人在接到客户的定金后,需自行向巨成集团垫付定金与全款之间的差价,巨成集团才会发货,翘楚车行法人也损失了巨额的资金。翘楚车行法人确实为延边州“巨成集团”案件受害人,杨园派出所民警已与延边州公安民警联系,确认该情况属实,延边州公安局经侦支队已立案侦查。

在上汽集团大厦门口等了近一个小时后,荣威的赵总在上汽集团信访办人员的协调下终于露面。赵总当场承诺当日下班前会妥善处理,购车者只能重新回到交运隆嘉。从交运隆嘉到上汽集团再到交运隆嘉,购车者们表示不怕这点折腾,毕竟已经为这事请了几次假了。“只要能解决,这点折腾不算什么。”几个购车者说。

杜小姐称,失踪的4S店老板名叫高春森,她也是从维权群里了解到,高春森在上海一共经营着2家荣威4S店,除了宝杨路的这家,还有一家在杨浦区的军工路1601号,同样也已关门歇业。

今日,记者就此事致电延边州公安局政治处一位于姓处长,询问案件进展。他表示,此案还正在侦办中,已通过延边经侦官方微信公众号七次通报了案情。记者随后看到,去年9月18日,第一次通报中称,“巨成集团”董事长张某某失联,虽然该集团能够按照合同约定返还保证金,但出现逾期交付车辆的情况。经延边州公安局立案侦查,该集团销售网点涉及省内多个地区及省外个别地区。

让购车者不安的购车合同和承诺书

图片 7

今年2月3日,延边经侦第七次通报称,截至2月1日,公安机关对巨成案件中7名犯罪嫌疑人采取了强制措施,其中5人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其余2人被取保候审;依法扣押涉案现金320万元,冻结银行账户120万元。公安机关将继续依法对非法获利人员所得款项进行追缴工作,最大限度追缴挽回购车人损失。

5月22日,中山北路的交运隆嘉店里,除了部分办公室,会议室、接待处、台阶上和走廊里,处处挤满了此次的购车受害者,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交运和荣威给出处理的结果。

军工路上的荣威销售门店已人去楼空。澎湃新闻记者 陈伊萍
图5月17日,记者赶到军工路1601号,招牌上标识为“上海宏森荣威汽车”,入口上方悬挂着荣威汽车的标志。门店已经大门紧闭,透过玻璃,能清楚看到店内已被搬运撤空,墙上挂着印有“交运荣威”的巨幅海报。而根据车主提供的照片显示,在宝杨路2050号,店外还挂着“上汽集团授权销售服务中心”的招牌。

图片 8

记者联系到一名在宝杨路店工作的销售人员徐某,他称:“老板跑路,我到现在还有点蒙。”据他透露,5月14日大家像往常一样下班,晚上10点,老板高春森突然在微信群里说公司遇到困难,他要离开一段时间,让大家跟着总经理共渡难关。

5月22日当天,中国资本观察想在现场采访赵总,但对方以“不方便接受采访,联系公司媒体团队”为由拒绝回复。交运方面的负责人也以同样的理由拒绝了采访,该负责人表示,虽然一直是荣威的赵总出面,但是交运在其中也做了很多努力。随后,中国资本观察给交运和上汽集团发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并未收到回复。

“我一开始以为老板在开玩笑,总经理当时也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后来总经理打老板电话一直打不通,第二天大家到店里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到派出所报案了。”徐某称。

图片 9

他说,高春森原本在上海开了3家荣威的销售门店,2家在宝山,1家在杨浦,均是荣威的二级经销商,他们销售的车辆大多都是来自荣威一级经销商“交运崇明”(上海交运崇明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后来考虑到宝山2家门店距离较近,且其中一家租约到期,3家门店缩减为2家,便是涉事的宝杨路店和军工路店。

5月22日晚,多位车主告诉中国资本观察,支付定金的客户的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对于支付首付款及全款的车主,上汽集团将和车主们重新签订汽车销售合同,其中,在“其他约定”中额外补充条款“支付全款或部分款项的客户按经侦立案后的正常购车流程操作,上汽集团和交运崇明协助”。签订此汽车销售合同之前,还要签订承诺书,授权交运崇明办理起诉等相关事宜。

“我们粗略估计,这次受害的车主在200多个左右,情况比较多,有些付了定金、有些付了首付、有些付了全款,还有一些已经提车了但是没法上牌。”徐某称,除了车主受害,其实他们员工也是受害人。

图片 10

“我们员工大概有40多人,老板还欠着我们一些工资奖金。比如我来这里做了2个月,卖了30辆车,就发了一个月的基本工资,提成奖金都没给。大概欠平均每个人万把块的样子。”
徐某说。

图片 11

记者曾试图拨打高春森的手机,反馈均是关机状态。据多名购车者称,他们获悉4S店老板跑路的消息后,都到门店所在的地区派出所进行了报案。

对于上汽集团和交运的这一处理办法,付全款和首付的购车人仍表示担心:“他们的合同有两个条件:第一经侦立案,第二确定宏森的款打到交运。否则这个合同就是废纸一张。”

5月22日,澎湃新闻记者从上海宝山公安了解到,宝山公安已接到相关报案,目前正在进一步调查取证。另据相关人士透露,上海区域涉及的4S店,不止宝山这一处,相关情况正在进一步跟进中。

很多购车者们认为,他们在购车之前查询过:宏森是交运和荣威的经销商,交运崇明和荣威对二级经销商宏森的监管存在失职,有责任帮助购车者挽回损失。

荣威负责人:购车人可重新签订购车合同

图片 12

购车人付的车价款难道就这样打了水漂?

对于购车者找交运和上汽集团荣威挽回损失一事,中国资本观察咨询了锦天城律师事务所的夏律师。对此,夏律师表示,如果购车者的购车合同上没有这两个公司的盖章,法律上来说难以找到这两家公司。如果有公司盖章,那要看这个公司以什么身份盖章如果是担保人,可以找到。

5月17日下午,荣威上海地区的负责人和交运崇明的负责人与购车人进行了一场沟通会。根据购车者提供的一份视频中可以看到,当日,荣威方面的赵总曾承诺根据购车人的不同情况分别作出处理方案:

受害者李先生告诉中国资本观察:“购车合同上有交运崇明章的是极少数,大多数人都只有交运宏森的章。交运崇明对于有自己公章的那部分车主,问题解决的都非常及时。现在就是他们这部分只有交运宏森的章,付了首付款或者全款的车主没有被妥善解决。”

提到车没有上牌的顾客,会就近安排4S店帮助上牌;支付了定金的顾客,可以选择退定,或在荣威4S店继续购车;付了首付并且正在办理贷款的顾客,将按照原合同流程继续;付了全款未提车的顾客,可以选择退款,或者按原合同执行。

“其实他们就是拖着我们,大家心态都变了,现在很多人都抱着打水漂的心态了。大家都签了合同,等下月15号经侦立案与否再做决定。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没有那么多时间与精力和他们耗,明知道是个无效合同还是签了,就赌交运和荣威的担当了。”(中国资本观察
故小白)

视频中,赵总表示将于5月22日起开始安排人员进行购车信息登记,建议车主们尽量选择交运崇明及交运隆嘉两家经销商进行后续善后事宜。

图片 13

5月20日,记者联系到作出上述处理方案的赵总,但对方以“不方便接受采访,联系公司公关团队”为由拒绝回复。记者随后联系荣威品牌公关负责人沈先生,对方表示将联系媒体关系负责人回复记者,但截至发稿时,记者未收到回复。

稿件编审:贾宝元 编辑:新媒体部

5月22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中山北路558号的荣威“交运隆嘉”4S店,多位购车者在配合该店的销售人员进行申述信息的登记。销售人员表示,根据品牌方荣威的安排,该店正在统计此次事件中受害车主的购车信息,汇总后将交由荣威品牌方一一和车主们对接解决。

图片 14

5月22日上午,交运隆嘉4S店销售人员正在给受波及的购车人填写申述信息。澎湃新闻记者
陈伊萍 图

5月22日晚,品牌方荣威负责人赵总和交运崇明的负责人再次与购车人沟通,记者从多位车主处获悉,荣威当晚已安排支付定金的客户先行办理相关手续。

对于支付首付款及全款的车主,赵总称,将和车主们重新签订汽车销售合同,其中,在“其他约定”中额外补充条款“支付全款或部分款项的客户按经侦立案后的正常购车流程操作,上汽和交运崇明协助”。

图片 15

在“其他约定”中额外补充条款“支付全款或部分款项的客户按经侦立案后的正常购车流程操作,上汽和交运崇明协助。受访者供图

对于这一条款,不少购车人仍表示担心:“这句条款意味着,如果公安经侦不对此立案,我们这些付了车款的人就无法获得荣威之前作出的处理方案承诺。”

澎湃新闻记者将继续跟进此事件的善后处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