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贤与萧绰的爱情,萧太后与韩德让的倾城绝恋

图片 1萧太后
美丽聪慧的萧绰,小名燕燕,
16岁为皇后,29岁为太后。她开启了辽国的萧太后时代。在她治下,辽国盛极一时,与北宋签下了著名的“澶渊之盟”。
萧太后的传奇人生
公元953年,辽国开国皇帝的妻子述律平,寂然去世了。但她的娘家传来了又一个女婴的啼哭,这个小名为燕燕的萧绰,把她开创的太后干政之路,走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一死一生,两个重量级的女人,在历史上擦肩而过。
“萧”,是辽国一个显赫的姓氏。自从耶律阿保机娶了萧家的小女儿述律平之后,皇后必须出自萧家,成了辽国政坛的“潜规则”。到萧绰出生时,辽国已传了4位帝王,其父萧思温是“燕国公主”的驸马,立过军功,野心勃勃。
这注定了萧绰无法过平平淡淡、游牧草原的生活。
有一天,草原上漫天风沙,萧思温故意叫三个女儿去打扫庭院。萧绰最小,可偏偏只有她,把庭院的每个角落扫得一尘不染。萧思温暗暗点头:“此女必能为萧家立下大业”。
这简直是东汉典故“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的辽国版。
在萧思温的安排下,萧绰嫁给了皇侄耶律贤。公元969年,这对翁婿陪着皇帝出游打猎,皇帝醉倒帐下,他们一个眼色,两名御厨来“进膳”,拔出尖刀扎向皇帝心脏……
随即,耶律贤登基,称辽景宗,16岁的萧绰册立为后。萧思温十分高兴,给女儿女婿安排“蜜月出猎”。但他做梦也想不到,政敌的反扑如此之快,就在这一次暗杀了他。
一夜之间,萧绰明白了权力的代价。她把失去亲人的悲痛和对宫廷生活的恐惧深埋心底,使尽浑身解数,获得皇帝专宠。两年后,她生下长子隆绪,皇后地位终于稳固了。
命运再一次垂青了萧绰。辽景宗是个励精图治的皇帝,奈何身体太差,繁忙的政务加重了从小就有的心疾。到后来,连上朝听政也支持不住了。在这种情况下,他想到聪慧过人的妻子。
萧绰以皇后的身份主持朝政,她井井有条,又不忘时时向景宗汇报。几年后,辽国经济形势好转,军力日渐强大。朝野上下,对年轻的皇后刮目相看。
病榻上的辽景宗,觉得十分欣慰。他把一个皇帝所能给予的最高嘉许给了妻子。他召来史官,“从今以后,凡记录皇后说的话,也可以称‘朕’。”
主政12年,天真烂漫的少女也成了成熟的政治家。当辽景宗病逝时,萧绰手握一纸“皇后长子隆绪继位”的遗诏,心如明镜——辽国皇位交替一直处于无序状态,遗诏保护不了孤儿寡母。她牵着11岁的儿子,召来大臣耶律斜珍、韩德让,含泪问道:“我该怎么办呢?”
帝王流泪,能叫臣子肝脑涂地。更何况,还是一个29岁、楚楚动人的太后。两位股肱之臣只觉一股热血涌上,当场盟誓:“只要你信任我们,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这是公元982年,辽国顺利进入萧太后时代。 萧太后与韩德让的倾城绝恋
萧绰开始了对辽国的大规模改革。释放奴隶、奖励农耕,厉行廉洁、治理冤狱、推行《唐律》……监狱渐渐清空,农田里的耕牛和牧场上的马匹多了,旧贵族的钱包也鼓了。
此时,她身边一个男人的身影日益清晰。韩德让是一个汉人,更确切地说,是皇家的奴隶。只不过,积祖父和父亲两代的功勋,韩家已能出将入相。有一年,他的父亲要去镇守幽州,带着他向辽景宗辞行,自然也就见到了代行权力的皇后萧绰。
这是韩德让和萧绰第一次见面。他大她11岁,恪守君臣之礼。
两人的爱情如何开始,史无记载。也许,是公元979年的捷报,让萧绰心中一动。当时,宋太宗赵光义统一了中原和南方,决意北伐。韩德让代父镇守幽州,以分兵合围之术,赢得高粱河之战。赵光义坐上驴车,仓皇遁逃。及至后来,韩德让之父不慎犯下死罪时,已能看到萧绰亲自出面求情的身影。
辽景宗死后,太后和韩大人的绯闻,甚嚣尘上。一个宫廷侍卫喝醉了酒,大谈特谈“太后绯闻”,但萧绰只“杖责”了事。她敢爱,就敢认,公元988年9月,萧绰大胆决定把自己与韩德让的恋情公诸天下。她在韩德让的帐中大宴群臣,实际上是变相宣布他们的关系。此后,萧绰与韩德让时常是“偶坐”处理朝政、接见使者。公元999年韩德让兼南北枢密使、大丞相,总揽辽国军政大权。1004年萧绰赐韩德让姓耶律,特许他设置只有辽朝天子才拥有的百人护卫,辽圣宗“见则尽敬,至父事之”。不久,萧绰又下诏韩德让“出宫籍,隶横帐季父房后”,赐名耶律隆运。韩德让也不负萧绰厚望,为辽政权的巩固与辽邦的“中兴”立下殊功。萧绰评价他“进贤辅国,真大臣之职!”索性任命韩德让为宫廷侍卫总管、南院枢密使,总理朝政,公开承认两人的关系。
能让萧绰如此倾心的男人,绝非等闲之辈。985年,韩德让统一辽国的度量衡;988年,韩德让敦促萧绰开科举、兴儒学;990年,韩德让整顿农耕。在他的影响下,北方草原上不再只闻射骑声,也有了“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的琅琅书声。终韩德让一生,从未让萧绰失望。
爱情迸发出一个民族融合的盛世,这是萧、韩始料不及的。
这段感情发展到最后,萧绰顶住了辽国贵族的压力,赐韩德让国姓,改名耶律隆运,户籍由奴隶一跃成为皇族。她的儿子辽圣宗,对韩德让持父子之礼。韩德让病重时,圣宗亲临韩府,端茶送水,喂药问安。
在近年出土的一批辽国金银器上,人们发现了一些铭文,那是萧绰死后,大臣们对她在天之灵的祝福。和她名字连在一起的,则是臣民对病重的韩德让的祝祷。
翻开中国历史,不乏缠绵悱恻的“君臣之恋”。但君臣恋情中最冏的一例当数大辽萧太后与重臣韩德让的“相许终身”,萧太后为此竟残暴地“杀人妻、夺其夫”。
萧太后史称承天太后,名绰,小名燕燕,系辽国北府宰相萧思温之女,辽景宗耶律贤皇后,辽圣宗之母,主持辽国朝政四十载。她被人称为“细娘”,应该是一个气度非凡的绝色美女。同时,她也是历史上著名的女政治家、军事家,史称其“明达治道,习知军政”,被后世誉为辽邦“中兴之后”。但后世对她“杀妻夺夫”的残暴举动颇多微词,在我们看过的不少影视作品中,萧太后往往被刻画成一个母夜叉式的形象、大宋及杨家将最强劲的敌手。
历史上真实的萧太后三十岁即丧夫守寡。公元982年,一向羸弱多病的景宗在焦山行宫撒手归西,萧绰年仅十二岁的儿子耶律隆绪即位,是为圣宗。萧绰便以太后身份临朝称制。
萧绰的少年时代主要是在燕京度过的,因而在她情窦初开之际的梦中情郎,大概兼具契丹人的血性与汉人的儒雅。而英武又不失儒雅的汉人韩德让正具备这个特征。据曾出使大辽的宋人路振所著《乘轺录》记述,萧绰幼时曾许配于韩德让,而且已谈及婚嫁。所以,这韩德让应该是萧绰的初恋情郎。后萧思温拥立辽景宗登基,景宗为报恩选时年十六岁的萧绰入宫为贵妃,三个月后便册封为皇后。从此,萧绰步入辽国的政治舞台,一对情投意合的情侣就这样被拆散了。
年轻守寡的萧绰,并未忘掉与韩德让的那段往昔情缘,面对称制之初的内忧外患,她需要寻找自身感情上的安抚与寄托,便在景宗的葬礼上就开始向韩德让暗送秋波,表示“愿谐旧好”,相许终身。之后,两人开始暗中往来。但韩德让已有妻室,萧绰便狠心地横刀夺爱,暗中使人鸠杀韩德让之妻李氏。从此与韩德让“入居帐中,同卧起如夫妻,共案而食。”形影不离地过起同居生活,上演了一出缠绵悱恻的君臣之恋。按照契丹的风俗,这也无可非议。
由此,萧绰不仅有了情感上的寄托,也找到了稳固政权的“靠山”。圣宗即位后,萧绰临朝称制,表面看似风平浪静,实际上则是危机四伏。《辽史》上说萧绰泣曰:“母寡子弱,族属雄强,边防未靖,奈何?”当时诸王宗室200余人拥兵握政,个个虎视眈眈,欲取萧绰孤儿寡母而代之。于是,萧绰笼络在感情上向着自己的韩德让,而韩德让时任南院枢密使,握有军权。萧绰命韩德让“总宿卫事”,担任辽国中央警卫局的“一把手”,全面负责皇室的保安。与此同时,萧绰又让自己的侄女婿、南院大王耶律斜轸节制诸军。根据韩德让“随机应变,夺其兵权”的策略,萧绰命令“诸王归策,不得私相燕会”,将他们软禁,难以相互串通。借助韩德让、耶律斜轸的力量,萧绰很快稳住阵脚,控制了局面,逐步建立起自己的势力集团。因而萧绰许身韩德让,既是重续旧情,也在很大程度上是一桩政治联姻。

自古豪杰有万千,沧海横流谱诗篇,古往今来多评论,谁说女子不如男。

图片 2辽景宗耶律贤
辽景宗耶律贤是辽朝的第五代皇帝,他的皇后就是著名的萧太后萧燕燕。耶律贤在位14年,建立嫡长继承制度,这是契丹社会封建化的标志。
辽景宗耶律贤的皇后妃子 皇后 承天皇后萧绰 妃子 渤海妃某氏
胡辇,其子辽圣宗时的皇太妃,是否为其妃嫔待考,可能为辽穆宗的弟弟太平王耶律罨撤葛的配偶。
耶律贤与萧绰的爱情
萧燕燕也叫萧绰,是辽景宗的大臣萧思温的女儿,为人果断,机智聪明,深明大义。本与韩德让有婚约,但在萧思温拥戴辽景宗为帝之后便被萧思温送进皇宫,后被册封为皇后。
辽景宗身体不适,萧皇后便在一旁协助朝政,加上父亲萧思温被杀害,年未二十的萧皇后便更加独立且发挥才能治国。后来辽景宗默许她全力执掌朝政,地位与帝王同等。辽景宗病逝,长字辽圣宗才十二岁,萧皇后便为萧太后,萧太后命韩德让和耶律斜轸大臣辅佐,自己掌握军国大权。
为了巩固辽圣宗的地位,萧太后与韩德让重塑夫妻之名,还派人杀了韩德让的妻子,以此使韩德让忠心辅佐辽圣宗。
执掌大权的萧太后气魄如男子,用人不疑,而且执法严明、赏罚分明还多次亲征指挥,大大巩固了在朝野中的地位。而且执政期间励精图治,破除汉人和契丹人的歧视,鼓励民耕和生产大大发展了辽国的经济和文化,而且大败宋军,后与北宋讲和,收取进贡,使辽国达到鼎盛时期。公元1009年,掌政数十载德尔萧太后让出大权给辽圣宗,准备安享晚年,但是突染疾病,病逝于宫中,享年五十七。

北宋年间所流传下来的评书《杨家将》在我国民间是家喻户晓。从老令公杨业起,杨家三辈就把赵宋的“御辽先锋”给承包了,男人们不敌死后,那杨老太君佘赛花气不过,披了甲挂了帅,带着杨门一众寡妇北上御辽,誓必要把自家男人的面子给挣回来。

可惜,可惜啊!那大辽生了个百年难遇的母夜叉——萧绰,就是戏文里唱的那个率虎狼之师与北宋大战燕云十六州,宋军闻风丧胆的辽萧太后,小字燕燕。最后,满门忠烈在这个年青女人面前折了腰,留下年迈的老太君白发人送黑发人。

要知道萧绰在中国历史的漫漫长河里,可不是个简单人物,“戎马能挽弓,庙堂能理政”。放眼华夏五千年,萧绰可谓史上最有权势,最幸福,最有作为的女人,没有之一。

图片 3

中国历代皇后、太后中,如吕雉,武则天,孝庄和慈禧等,或也有临朝天下,有所作为者,却难免因权势之争而夫妻反目,母子不和;或有夫妻恩爱,儿孙孝顺者,却免不了三从四德,深宫寂寞。这千古以来,能居庙堂上一展鸿图指点江山,疆场上呼风唤雨洒神来之笔,沐浴爱河尽展万种风情,家庭、事业和爱情尽皆圆满的,舍萧绰其谁。

如若不是民族的偏见和历史的偏颇,这位引领中国风骚半百年的幸福女子和她的千秋功业又怎会被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就让我这个忠实的粉丝将萧绰辉煌传奇的一生演绎在世人的眼球吧。 

1.萧绰的崛起

辽人的祖先本是中国北方一个不受约束的游牧民族—契丹,由耶律阿保机建国共历218年,留下无数的传奇供世人瞻仰。

在辽国政坛有一个“潜规则”,就是皇后的交椅必须由萧家的女孩来坐。因为辽高祖耶律阿保机唯一深爱的女人,也就是德高望重的皇后述律平出自萧家,所以218年内辽朝出了13个萧太后。但后世习惯性将“萧太后”三个字,用以“女主临朝,国事一决其手”的萧绰。

公元953年,辽国开国皇后述律平,悄然离世。一个伟大女性的逝去,留下辽朝皇权惘替,内忧外患,但也寓意着另一个伟大女性的诞生。

公元969年,残暴昏庸的辽穆宗于黑山行猎被近侍们刺杀而亡。随行的萧思温为了稳定局面,封锁消息提早协助自已的学生耶律贤(辽世宗耶律阮的次子)登上皇位,是为辽景宗。自此拉开了辽朝通往兴盛的第一步,也为萧绰的政治生涯埋下了伏笔。

萧绰,小字燕燕,是辽国重臣北府宰相萧思温的第三个女儿,其母是燕国大长公主,她一出生便顶着皇族的光环。萧绰自小就聪明伶俐,办事利索,不管大小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深得萧思温赞许,称“此女必成大事”。

图片 4

辽承天萧太后

穆宗被刺这一年,沉鱼落雁之姿和闭月羞花之貌的萧绰刚好16岁,情窦初开的她与世伯之子韩德让恋爱了,且早已有了婚约只待良辰。奈何红颜只为帝王生。

22岁的辽景宗耶律贤为了感谢萧思温的拥戴之恩,晋封其为北院枢密使、北府宰相、尚书令和魏王,并且亲临其府邸看望,偶遇美丽的萧绰,一见钟情。良辰美梦奈何天,一道圣旨,萧绰明白被君王看中的女人是没有反抗的余地,她接受了恩典,韩德让也被赐婚皇族女子前往幽州驻守。

16岁的萧绰进宫封了贵妃,三月后正式册封为皇后,这足以看出景宗对她的宠爱。婚后十几年内二人鸾凤和鸣,共育四子三女。

景宗耶律贤是一位雄图大略的贤明君王,英资勃发。面对混乱的局面,景宗立誓大干一番,振兴大辽江山,可因幼时宫变惊吓中患上风疾时常发作折磨着他。所以扭转契丹王朝命运的大任便历史性地落到满怀政治抱负的萧绰身上。

2.萧绰的政治历程

公元970年,辽景宗即位的第二年五月,前往闾山行猎,随行的萧思温途中被政敌谋杀,父亲之死使年仅十七岁的萧绰迅速地成熟起来。

公元971年,18岁的萧绰生子隆绪。当时景宗即位不到三年,诸王虎视,亲信被害,如同断了臂膀。没有兄弟可以扶植的萧绰,开始发挥自己的聪明才干,照顾和协助体弱多病的丈夫处理政事,深的其信赖。

随着时间的推移,耶律贤风疾频发,鲜少上朝理政。在辽景宗的默许下,萧绰名为辅佐,实为当政,辽国的一切日常政务大都由萧绰独立裁决。若有什么重要的军国大事,她便召集蕃汉大臣共议,最后综合各方意见再做出决定。

她所做的决定,辽景宗最多只是听听通报,表示“知道”了就算数,不会做任何干预。在萧绰的努力下,辽国军事日渐强盛,政局经济也步入正轨。

公元976年二月,辽景宗的传谕史馆学士——此后凡记录皇后之言,“亦称‘朕’暨‘予’”并“着为定式”,将妻子的地位升到与自己等同的程度。

公元982年,35岁的辽景宗病逝于云州焦山行宫,留下遗诏“梁王隆绪嗣位,军国大事听皇后命”,辽圣宗继位,尊萧绰为皇太后,垂帘摄政,时年圣宗12岁,萧绰30岁,“孤儿寡母”。

983年,圣宗率群臣给萧绰上尊号“承天皇太后”。当时辽国“族属雄强、边防未靖”,对皇权构成极大威胁。游牧的契丹民族,在马背上建立天下,又要在马背上治理天下,仅仅依赖强悍的军事手段是不行的,还需要政治上、经济上的统筹治理,而在这方面契丹民族显然有所欠缺。

面对这样的艰难处境,萧绰首先想到的是主少国疑,宗室亲王势力雄厚,局势易变。为了守住大辽的江山,萧绰重用德才兼备的旧情人韩德让委以国事,还“领宿卫事”,直接负责他们的安全。将耶律休哥安排在南京(今北京)留守,总管南面军事,加强边防。任命娶了萧绰侄女的耶律斜轸为北院枢密使,管理内政事务尤其是严管贵族。这一切的部署平稳过度了皇权更替带来的威胁。

在韩德让的辅佐下萧绰励精图治,对内改革汉制,对外金戈铁马。可谓是文能治国,武可安邦,《辽史》记载她“亲御戎车,指麾三军,赏罚信明,将士用命”,在历史上留下了一个英姿勃发的铁马红颜形象,最终让辽国成为一方霸主,强大得有数十个附属国,东至日本,西至大食、波斯,北至贝加尔湖等地。

历史的镜头定格在“澶渊之盟”,这是萧绰政治舞台上最辉煌的一笔。

图片 5

公元986年,宋太宗认为辽圣宗年幼而母后摄政,孤儿寡母的便大举北伐,以收复石敬瑭献给契丹的燕云十六州。正月,宋军兵分三路,东路攻幽州,中路攻蔚州,西路攻云州朔州,失败,宋太宗下令全线撤退。在撤退途中,辽军俘宋将杨业,后者不降绝食而死。

1004年九月,萧绰以索要周世宗收复的关南地为名,大举伐宋。除了在瀛州遭到抵抗外,辽军势如破竹,十一月就至宋都开封的门户澶渊。辽大将先锋官南京统军使萧挞凛在前线察看地形督战时被射中头部,当晚死去。辽军士气受挫,又孤军深入,十分疲惫,加之后方宋军袭击其后路。

看中这一点的萧绰利用宋真宗急于求和的心态,挺着腰与宋朝谈判。萧绰像一头喂不饱的狼,一口一口蚕食着北宋这只遍体鳞伤的纸老虎,逼迫宋真宗签立“澶渊之盟”,坐收岁币之力。这个能力卓越、绚烂夺目的女人建造了一个女人理政的神话。

3.令人闻风丧胆的辽国太后——萧绰。

萧绰这个女人在辽国存在的两百余年的政治舞台上活跃了四十年之久,将辽国推向了空前强盛的历史时代,化腐朽为传奇,转国危成强盛。既没有皇权之争的流血事件,也没有像汉朝吕雉、唐朝武则天那样,大规模诛杀老臣,可见其雄才大略、手腕过人,无不是一种幸福的治国之道。在她摄政期间,辽朝进入了最为鼎盛的辉煌时期。

纵观这样一位集女性政治家、军事家和改革家于一身的铁血女人的历史,她的情爱之路更是炫目。

图片 6

萧绰和汉臣韩德让的爱情,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江山爱情两全的典范。据说,在景宗去世后不久,萧绰就对韩德让吐露了多年的深情,她说:“我从前曾与你有过婚约,现在皇上去世,愿与你重谐旧好,再续前缘。现在我儿子当了皇帝,他也就等于是你的儿子,愿你好生照看!”这时的太后萧绰还不到三十岁,正是女人成熟丰艳的年纪。治国时下手无情、绝不手软的她对于韩德让这位身份特殊的股肱之臣,却表现出了与众不同的儿女情意。

对于这一史诗据路振《乘轺录》载:“萧后幼时,尝许嫁韩氏,即韩德让也,行有日矣。而耶律氏求妇于萧氏,萧夺韩氏之妇以纳之,生隆绪,即今虏主也。耶律死,隆绪尚幼,袭虏位。萧后少寡,韩氏世典军政,权在其手,恐不利于孺子,乃私谓德让曰:‘吾尝许嫁子,愿谐旧好,则幼主当国,亦汝子也。’自是,德让出入帏帐,无间然也。”从而可知,萧绰少年曾许配韩德让,还未来得及结婚,就被景宗选为妃子。景宗死后,萧绰看中了韩德让的政治才能与军事才能,于是决定改嫁韩德让。此后,韩德让出入宫帐,与萧绰情同夫妻,他们之间愈燃愈旺的旧情,并没有瞒着任何人,出则同车,入则共帐,就连接见外国使臣的时候都不避忌。甚至派人赐死韩德让的发妻,公然恋情,过起一妻一夫的生活。

自从萧绰正式表示下嫁韩德让之后,对于韩德让的“继父”身份,辽圣宗耶律隆绪不但毫无反感,而且还对韩德让有着发自内心的尊敬和父子般的感情。他每天都让自己的两个弟弟隆庆和隆祐去向韩德让问候起居,而且让他们在离韩德让寝帐二里以外的地方就必须下车步行;韩德让如果离京外出返回,两位亲王也要去站守迎接,问安拜见。

作为辽国皇帝的耶律隆绪本人去见韩德让时,礼节更是一点都不含糊:他会在50步以外的地方下车步行,韩德让虽然出帐迎接,隆绪却一定会先向他行礼,入帐后更是由韩德让高居上座,隆绪则极为恭敬地向他执父子之礼。

这在当时契丹族的风俗中是允许的。不管下嫁的事是真是假,但萧绰对韩德让的宠爱和器重是有目共睹的。在辽国,因为民族性质分为南北二府,北院枢密使由契丹人出任,南院枢密使由汉人出任,而韩德让身兼南北,官职在辽代晋升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程度。萧绰又赐韩德让皇族姓氏耶律,封晋王,圣宗对韩德让也以父事之。有如此恩宠,韩德让自然忠心耿耿,殚精竭虑地辅佐这对母子。

后来,年已古稀的韩德让还曾远征高丽,为大辽江山誓死打拼。就在萧绰去世后的第十五个月,韩德让也随之去世。辽圣宗亲自为韩德让举行了国葬,并将其安葬在萧绰的陵墓边,韩德让成为葬在大辽皇陵中的唯一一个汉人和臣下。

辽乾陵里,大辽承天皇太后萧绰的陵墓,一边葬着前夫辽景宗耶律贤,另一边葬着情人韩德让,两个男人都是那么无比真心地爱慕着她,辽景宗给了她母仪天下的地位和施展才华的舞台,韩德让给了她美丽无比的爱情和忠心耿耿的辅佐。这个灿烂幸福的女人,她不仅完整了江山社稷,而且完整了自己作为女人浪漫风情的一生,生前儿孙孝敬,身后功业千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