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政治正确毁掉的神剧,不尽如人意的走向

赶在2017年末,12月30日,Netflix放出了《黑镜》第四季整六集,履行了此前“2017年播出”的承诺,也为幻想迷们送出了大礼。许多人将之视作新年礼物,甚至有忠实粉丝相约一起看《黑镜》跨年。

首先作为一个《黑镜》系列的忠实粉我给前三季分别给出了五星、五星、四星的高分评价,所以不至于以先入为主的态度来批评这个剧集。但是,如果说第三季给我一种虽全面弱化但强在独立的具体问题与具体技术上的印象的话,这一季则是没有真正的进展。这种没有进展的状况并非是因为团队不去突破,而恰恰是他们所诉求的突破引入了一个奇怪的贯穿于本季多集背后的预设——意识的虚拟化/意识上传。这种没有实证科学支撑的预设实际上是一种创作上的退步,在「思考」实在问题的质量上大打折扣。我的理解是,这一情况体现了剧组一方面对可探讨问题的穷尽(无论是技术方面还是社会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对《黑镜》系列主旨——对当下社会问题的科幻介入——的某种背叛,第四季的故事核心几乎完全重复了前三季的社会问题,唯一的创新仅仅是将这些问题建立在意识上传假设这个伪技术设定上(即使这一技术设定也是由圣诞特别篇中Oona
Chaplin的那个小故事延伸出来的)。关键在于,意识上传作为一种纯粹技术想象设定了意识「复制」的可能,一方面完全不是《黑镜》剧组的创造,而是在科幻历史上悠久的技术想象传统只不过被挪用于此罢了,另一方面则完全把关注点从具体的具身的人与社会问题转移到了一个我们根本无法知道其存在可能与存在样式的(复刻版)虚拟意识上。也就是说,如果《黑镜》前三季既关注了当下社会问题又想象了现有技术的实在延伸可能,那么第四季则在这两个方面都表现得不尽如人意。下面,我想通过对《黑镜》剧集的发展考察来支持我得出的这个结论。

任何科技最开始被创造出来都是用来帮助人类的,但人并非如科技那般中性,他有自己的思想与情感,会考虑自己的利益。而且技术必须借助人的使用,才能发挥作用。因此,一旦人对科技的使用不慎或受到诱惑暴露出自私的倾向,人性中脆弱的一面很可能通过技术的放大触发伦理问题。这是《黑镜》一以贯之的命题,只不过原本深刻严肃的英剧到了这一季已经丧失让人惊惧、令人反思的价值,变成一抹用低廉的美式焦虑调配出的娱乐泡沫。

可看完六集,恐怕很多粉丝的心情就没那么美好了。必须得说,这季《黑镜》还是一部好看的剧,但不再是“神剧”。尤其,不再是“黑镜”了。

我们都知道《黑镜》前两季(Channel4时期)的成功在于其短小但极度震撼。每季三集,分别切入三个技术-社会问题:

图片 1

在改由Netflix投资,英剧变美剧之后,《黑镜》第三季已初显颓势。没想到,到了第四季,《黑镜》算是一滑滑到了底——不再黑暗,也不再是一面反映未来的镜子,就连炒过去的剩饭,吃着都是一股“政治正确”的馊味。

第一季: 1. National Anthem 国歌 ——
社交网络时代的信息技术+民意与民主政治; 2. Fifteen Million Merits
一千五百万点数 —— 大众传媒技术+劳动力-消费主义(生命政治)-民意; 3.The
Entire History of You 你所有的历史 —— 记忆与视觉技术+私密与分享

从“英剧”到“美剧”

2017年最让影迷期待的电视续集《黑镜》第四季在年末终于如期而至,Netflix不仅将资源全部放出,而且还贴心地为中国影迷提供了官方中文字幕。可想而知,翘首期盼的影迷中有许多选择了元旦不出门、窝在家里观看《黑镜第四季》来渡过漫长又短暂的三天长假,其中又会有多少人在回归工作岗位后表示对这一季感到了深深的失望。

像我这样自第一季开始便死守的忠粉,在看完全季后自然难以掩饰内心的失望之情。自六年前,如同发现一件珍宝一般,《黑镜》被我偷偷“藏起”(深怕被越多人知道越会减损这部神剧的魅力),然后期盼每年的新剧到来。第一季和第二季,再加上2014年的圣诞特别篇,都让我觉得这部神剧是可以永远追下去的。无奈的是,自第三季被Netflix接收,《黑镜》一季三集的篇目被扩展为六集,长度也从每集一个半小时缩减为一个小时。原本按照电影标准来制作的模式如今越发向电视剧靠拢了,播放平台也从电视换到了网络的流媒体。

这不仅是拍摄方式与播放平台的转变,同样也反映出英美的电视制作人在手法与观念上的殊异。英剧向来以制作精良著称,像《唐顿庄园》《神探夏洛克》(乃至其他庄园剧),都具有一种深厚的人文底蕴。相反,美剧中则充斥着速食主义般的低廉感动。因此,当《黑镜》被Netflix“收编”后,其结果可想而知:不仅拍摄质量失去了保证,而且背后承继的技术伦理反思也丧失了应有的人文关怀。

图片 2

政治正确下的5次Happy Ending

是否感觉《黑镜》没有那么“黑”了?在第四季中,似乎好几次主角都得到了最理想的HE(Happy
Ending)?

你的感觉没错,这个数据,精确地说,是5次。

除了第五集《金属脑袋》之外,其他的故事,都一反《黑镜》剧集“根据逻辑推演出最为可怕的结论”(黑镜主创查理·布鲁克语)的一贯准则,续上了普世价值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结尾。

图片 3

只有这个单纯的追杀故事没有HE(拍得也没有看点)。

不得不说,这样的结尾很正确,但很无趣——为了说明这一点,在聊这五集之前,得先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黑镜》必须“黑”?

在2011年,《黑镜》刚播出第一季时,主创查理·布鲁克向《卫报》解释标题的含义:“‘黑镜’是你在每面墙、每张桌子、每只手掌间都能找到的东西:电视、显示器、智能手机。”

这些液晶屏幕的显示器,呈现黑色镜状,它们在方便人类生活的同时,也改变了人类的生活习惯,也由此带来了隐忧:科技可能会被滥用。

所以“黑镜”又有另一重含义:一面黑色的镜子(令人想到《哈利波特》里那面厄里斯魔镜),其镜面上倒映出黑色的人性。每一集开头那个破碎的镜子,都代表着人类一念之差下,科技引致最坏的结果。

回想第一季第一集,一鸣惊人的前提是,首相真的上了猪!——如果有哪怕一人没有守着电视等着看这一幕,因而发现了大街上被提前释放的公主,故事就会逆转。同样戏剧性十足,但那冰冷的讽刺感则削弱大半,更不见得会有什么观后深思。

图片 4

说实话,换你,首相和猪的不可描述你看不看?

所以,纵观《黑镜》第一季、第二季、圣诞特别篇……找不到一个HE故事。而唯独英剧改美剧,由Netflix投资制作12集之后,第三季出现了一个HE故事:《圣朱尼佩洛》,第四季则几乎全盘皆HE。

再来看看第四季,这HE的五集都说了什么?

第一集《卡利斯特号星舰》,罗伯特·达利用他人DNA制作出意识副本进行奴役,而意识副本们成功反抗了奴役,达利自食其果。——滥用科技是个人行为,且恶有恶报。

图片 5

主演因长得像马特·达蒙,被调侃是“低配版马达”。

第二集《方舟天使》,女孩被植入智能软件,从小被母亲监视,最后成功离家出走。注意剧中台词“方舟天使从没全国性推广,在欧洲被禁了,秋天这里也会被禁”——滥用科技会被社会规范,也会得到报复。

图片 6

鉴于背后的法律支持不复存在,“方舟天使”技术的滥用被归为了个人(母亲)的行为。

第三集《鳄鱼》,有了能通过记忆看到犯罪现场的科技后,凶手杀了更多人以灭口,但又因为现场一只仓鼠的记忆而被绳之以法。——科技只是工具,能助人也能毁人,滥用是个人行为。

图片 7

结尾科技帮助警察找到了真凶。

第四集《绞死DJ》,模拟运行1000次意识副本相遇后,恋爱软件帮助一对男女计算出彼此的匹配度。——科技发达能帮助你找到对象。

图片 8

最后显示匹配度99.8%,引得许多人憧憬这款软件早日在现实中面世。

第六集《黑色博物馆》,前医疗公司职员亲手缔造悲剧,因“联合国规定非法”被遣散,后开设犯罪博物馆,被带着母亲意识的仇人之女上门杀死。——滥用科技会被社会规范,科技能毁人也能助人,滥用是个人行为。

图片 9

女孩成功复仇,让仇人被困在永远的疼痛之中。

总结起来,滥用科技是个人的错,会被社会规范,科技虽会毁人但也能助人……车轱辘来车轱辘去,就是压根没看出科技引向了什么黑色未来。

对科技滥用的反思,科技对人性、社会、公序良俗的扭曲和碰撞,都没有了,只有一个又一个特别的人,科技本身没错,做错的那些个人也会受到惩罚。

非常政治正确,非常无趣。

第二季: 1.Be Right Back 就回来 —— 记忆技术-人工智能+什么是爱的真谛;
2.White Bear 白熊正义公园 ——
记忆技术-主题公园+什么是真正的正义(民意道德主义); 3.Waldo Moment
瓦尔多时刻 —— 社交网络时代的信息技术-动作捕捉动画+民意与民主政治

破碎的黑色之镜

如果说《黑镜》有着一以贯之的深刻主题,那么正如片名“黑镜”所直白显示的:黑色代表未来世界因为技术发展不可避免带来的人性陷阱,而镜子所要映照的正是技术高速发展背后人性的真实。第一、第二季海报上出现的那块碎镜将不同的角色“围困”其上,暗示着人类因科技带来便利的同时也被引渡到了善恶的彼岸,不得不做出人性的抉择。不得不说,这张海报形象地诠释了《黑镜》从第一季到第四季所要传递的核心思想。

但第四季崩坏的点也正在于此。当一种观念被反复植入,企图从中生发出源源不断的创造力,并发展出更多故事的时候,一种过度的消费式生产便产生了。科技伦理既然已经讲了那么多,要想再获得一个能精妙传达思想的原创故事可谓难上加难。况且,《黑镜》自诞生起便引发了“黑科技”类似主题的创造热情,越来越多探讨未来某个时期科技创新带来伦理困境的影像被不断生产了出来,有些甚至与《黑镜》相比有过之而不及。

在这样的情况下,《黑镜》自然难以逃脱自我复制的困境,甚至描画出来的还是一幅低劣的自画像。这就是我们在第四季所看到的情形:除了第一、四、六集还多少能看到《黑镜》惯常的深刻主题,其他几集恐怕都不再能被当《黑镜》来看,只剩一些浅薄的概念:比如第二集《方舟天使》反思科技如果成了父母监控子女的工具,那会怎样?其实有点为黑而黑了;或者第三集《鳄鱼》中的记忆盒子原本应该用来破案的,结果却触发了连环命案,有点让人匪夷所思;更不必提最糟心的第五集,到底想讲什么呢?

图片 10

照不到社会,也照不到你

说Netflix毁了《黑镜》,也许言之偏颇,但第三季、第四季的黑镜,在反思人性与社会这一层面上,也明显与前两季有所不同。

前两季中,六集内有网络暴力(《国歌》)、社会控制(《一千五百万的价值》)、表演正义(《白熊》)、政治演说(《沃尔多一刻》),剩余两集为个人情感的处理。

图片 11

当诱惑足够强,我们并没有足够强的意志来突破社会枷锁。

到了第三季,六集内一集讲网络暴力(《全网公敌》),一集讲社会控制(《战火英雄》),剩余四集都转向探讨个人,且《终极玩家》和《黑函之舞》还明显偏向一个有趣而不带多少思考的类型片。

而第四季干脆就不思考个人以外的其他议题了——故事多是主角个人的作恶,其背后支撑的科技,要么是“技术宅”自行解决,要么轻飘飘一句“政府禁止”,就此带过。

图片 12

然而,把猴子放在“犯罪博物馆”展览就合法?

除开明显回避“被滥用科技来源”这个涉及社会的问题,《黑镜》甚至还回避对个人议题的深入思考。

比如,出于故事需要,在第一集,对待“意识副本”的态度就是:默认它们是人,甚至比活生生的人还有人性。

除开在故事进行过程中,对意识副本的呈现方式异常真实外,结尾镜头也进行了呼应:意识副本们进入联网空间,与真人玩家互动,后者一句句“我可是宇宙之王”显得干瘪苍白,而纳奈特意识副本的调皮一笑,相形之下更加灵动。

图片 13

这个笑再次给观众暗示:意识副本是具有人性的。

“在我们的设定下,意识副本默认就具有人性”的这种态度,回避了这个故事中,“意识副本反抗人类是否符合道德”的伦理探讨,整个故事就围绕着反抗打转。

然而到了第四集,残忍操纵意识副本的成了一个约会软件,态度就变了,就差明说“意识副本服务人类理所当然”了。

好似全忘了,“圣诞特别篇”中千年困在一日,被自己奴役的意识副本们。

图片 14

自己奴役自己,仍旧是一种奴役。

《黑镜》原本针对整个社会现象进行讽刺,而现在纯粹是一些刻意淡化社会背景的个体故事,延伸不到多深远的社会意义,甚至有的剧集仅仅追求故事,而不再关心意义。

当然,观众仍可以想象、挖掘,比如第五集的背景,可能就是一个人类被科技所毁灭的末日世界。

图片 15

泰迪熊的出现,在美式套路到底的同时,让整个故事有了一个薄薄的依托。

可是,相比于第一、二季加圣诞特别篇那种看完幕黑,面对冰冷的液晶屏幕,令人冷汗涔涔的力度,第四季这种(假如真有,也含蓄得看不出来的)讽刺,无疑也失却了“镜”那种纤毫毕现的特性。

《黑镜》已非“镜”,单纯的个体行为,让神剧变成了一个个类型短片,从中照不到社会,更照不到人类自身。

在这两季里,社交网络与记忆技术作为最核心的技术问题得到了很富有见地的预测与拓展,从而得以将现有社会问题在一个极有可能的近未来进行放大。这两季的社会问题则主要涉及民主政治与民意在社交网络技术下存在的内在问题、记忆与视觉技术对个体意识的外在化所造成的对私密与分享界限的模糊、以及爱情是什么的问题。这些问题都在很具体且具有很大实现可能的技术想象基础上被突出,继而达到一种惊悚效果。第一个问题涉及的政治讽刺,无论是选举政治(1.1,2.3)生命政治(1.2)还是法律正义(2.2)都具有鲜明的现时性,直接映射新媒体时代的政治气氛与政治景观。第二与第三个问题相对更加私人,主要处理了记忆技术对未来个体关系(尤其是伴侣关系)的可能性冲击,并且在后来的剧集中得到更加充分地发展。可以说,前两季名至实归。

技术伦理与美式焦虑

在第四季中,将“黑镜”理念贯彻最为彻底的还算第四集《绞死DJ》。本集探讨的技术是当下红火的大数据,如果未来某个时期选择终生配偶也需要借助大数据,人是会更幸福还是相反?这个设定要成立,首先建立在找到最终对象前的试配过程都得是机械行为,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就预先找到了真爱,那该怎么办?这就是本集的情侣遇到的难题,他们在发现对方是真爱后无法停止程序的继续运行。这显示的是技术与情感的冲突,数据是没有情感的,但人无论如何都带着感情。

相似的困境也出现在第六集《黑色博物馆》中。论复杂与深刻,这一季中出现的其它几集没有比得过这集的了。该集讲的是未来如果可以下载人的意识并将其转移到另一个人的大脑中,我们就可以体验别人的痛苦,这种体验能让人获得快感,原本是想帮助人重获深度的感知能力,结果却酿成了悲剧。这里显示出“黑镜”真正的核心论题:中性的科技如何变“黑”的?因为它被人使用了。

最令我陷入反复思考的是第一集《卡李斯特号》,也是全季最有趣的一集,看的时候一直引发我哈哈大笑,同时也令我惴惴不安。与马特达蒙神似的男主角在现实生活中是一位落魄的程序员,经常遭受同事的冷遇。在他自己所开发的一个类似《星际迷航》的虚拟世界中,他是绝对的王者,同事们在里面如果不对他言听计从,就会遭受惩罚。VR技术在这里成了某些人报复他人的工具,而主角个性上的蠢笨也在某种程度上消解了反思的严肃性。确实太不像英剧了,更像大多数廉价的美剧:把观众看爽,目的就达到了。但这并不是我们想要的《黑镜》。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把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更糟糕的是,这一季基本是炒冷饭

《黑镜》不仅是神剧,还是一部普及度极广的神剧。在豆瓣上,第一季足有20万人标记。显然,要收获如此之广的认可,除了“黑镜”这两个字所包含的内涵,还必然需要剧集本身无比出色,到“神”的地步。

而《黑镜》的“神”,就在于它的创新性。曾经的《黑镜》,无愧于“科幻”这个标签,将一个有意思的构思放大到极致,整个剧情既无比荒谬,又无比真实。

所以,我们会记得首相上了一头猪、卡通熊竞选国会、无限循环的圣诞歌。

每一集都有着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新脑洞。

到了第四季,几乎所有元素都来自前面的剧集。由于重复较多,总的也就三个:意识副本、记忆和监视。

意识副本是滥用最凶的元素,之前仅仅出现在《黑镜:圣诞特别篇》中,人可以复制和上传自己的意识副本,这一季一口气用了足足三集:第一集《卡利斯特号星舰》、第四集《绞死DJ》、第六集《黑色博物馆》。

意识上传,意识副本被折磨;意识上传,意识副本被程序控制(同样是在经历折磨);意识上传,意识副本被折磨……这分别是第一、四、六集的剧情,不是复读机。

图片 16

再看这个意识副本销毁片段,是否觉得不那么“浪漫”了?

考虑到一季才六集,这一个元素,就占去了这一整季《黑镜》的半壁江山。

记忆和监视这两个元素,原本出现在《黑镜》第一季第三集《你的全部历史》中,眼睛所看到的24小时记忆被保留下来,可供回放查看。而这一季的第二集《方舟天使》、第三集《鳄鱼》则都包括了记忆和监视元素。(还得补充一下,《鳄鱼》与2016年大热电影《看不见的客人》,前半段重合度也是不小。)

总之,不管是iPad来读取监视画面,还是形似《银翼杀手》里的人性测试机来读取,换汤不换药,就是《你的全部历史》的那一套。

图片 17

其实,最可怕的,还不是重复自己,而是炒冷饭都炒出了一嘴“政治正确”的馊味。

在《黑镜》第二季第二集《白熊》中,表达了这样一个主题:看似代表正义的审判者,其实与杀人犯同样残忍。

对于参与白熊公园“审判罪人”的游客来说,他们觉得自己是正义的一方,通过对杀人犯的惩罚,满足了自身的“正义”欲望。而对于“黑镜”外的观众来说,我们分明看到了一群集体暴力而不自知的人,令人想到“斯坦福监狱实验”:任何人都可能成为暴君。

回到第四季,第六集《黑暗博物馆》正是以“表演正义”结束的。固然,那个折磨女孩父亲意识副本数年的仇人,理应受到惩罚。但是,我们分明看到女孩将仇人永远惨叫的意识副本挂在车窗上。

图片 18

用仇人虐待父亲的方式,反过来虐待仇人,这一幕其实很荒谬。

作为一个复仇故事,《黑暗博物馆》不过遵从了一个“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政治正确的故事框架。可这不过是再次陷入一种以暴力为名的“正义”怪圈之中。

在这种框架下,同样是折磨意识,因为主视角是寻找爱情的主人公,就变成一件看似美好的事情。

这就是一味追求政治正确导致了荒谬。

胜地不常,盛宴难再,或许神剧也难再吧。《黑镜》剧集还会更新,可这面照进现实的“黑镜”,却已不复存在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架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2014年的圣诞特别篇 White
Christmas作为一个套层叙述实际上包含了四个小故事,第一个故事关注了社交网络时代的直播与视觉(共享)技术,探讨了私密与分享的问题,第二个故事则第一次触及意识上传/虚拟意识复制技术,探讨了虚拟意识的权利问题,第三个故事同样关于视觉(屏蔽)技术导致的人际(伴侣)关系问题,以及框架故事基于的虚拟现实技术与虚拟意识复制技术的结合,讨论了新技术带来的正义问题。我个人的感觉是这个特别篇不逊于前两季但在气质和倾向上有较大变化,技术上不再紧咬可能性较大的增强现实技术而更多开始涉及虚拟现实和较为纯粹想象的虚拟意识(复制)同时所关注的社会问题不再以政治为核心,而更多转向个人。这个转变在转手Netflix之后变得更加鲜明。

第三季: 1.Nosedive 暴跌 ——
社交网络时代的信息技术+民意与民主政治(民意道德主义); 2.Playtest 试玩
—— 虚拟现实与现实(体验真实)+人际(亲子)关系; 3.Shut Up and Dance
闭上嘴,来跳舞 —— 社交网络时代的信息技术+(黑客道德主义); 4.San
Junipero —— 虚拟现实+什么是爱的真谛; 5.Men Against Fire 人与火的对战 ——
虚拟现实与现实+生命政治; 6.Hated in the Nation 民众之敌 ——
社交网络时代的信息技术+民意与民主政治(民意道德主义-黑客道德主义)

第三季虽然在讨论的社会问题上更加具体,但依然很好保留了《黑镜》前两季对技术和社会的有效介入,在政治社会议题上更是扭转了圣诞特别篇较为保守的气质,重新回到与道德、正义、民主相关的问题上。这一季在技术上一方面继承了前两季的社交网络时代信息技术,另一方面则着重开发了虚拟现实技术的可能,两者基本上都扎根于我们已经实现的与即将实现的技术能力。前者的讨论同时继承所涉及的民主政治与民意问题、民意的道德主义问题等等,是一次很不错的回归,尤其是3.1、3.3与前两季风格最为相近,因其直接可以实现的现时性而具有很强的政治惊悚效果。3.6虽然关系到现未成形的微型AI技术,但核心依然是我们已经非常熟悉的网络暴力问题。基于虚拟现实几集里,3.5没有什么新意基本上抄了《未来学大会》而3.2和3.4则非常之精彩!3.2提出了基于参与者(潜)意识生成的套层虚拟现实,深入讨论了恐惧在虚拟现实技术中的升级可能同时也触碰到了人际(亲子)问题,真正置人于死地的恐惧之最是没接妈妈打来的电话,可以说相当之惊悚。

那么在第四季里《黑镜》团队继承了什么,又做出了什么样的调整呢?

第四季: 1.USS Callister 卡李斯特号 ——
虚拟现实-意识上传/虚拟意识+虚拟意识权利?; 2. Arkangel 方舟天使 ——
记忆与视觉技术+私密与分享; 3.Crocodile 鳄鱼 ——
记忆与视觉技术+私密与分享; 4.Hang the DJ 绞死DJ ——
意识上传/虚拟意识+什么是爱的真谛; 5.Metalhead 金属头 ——
人工智能+人与机器; 6.Black Musuem 暗黑博物馆 ——
意识上传/虚拟意识-知觉技术+虚拟意识权利?-私密与分享

如我前面所说的,这一季突出了意识上传/虚拟意识(复制)技术。在《黑镜》传统里最早出现于圣诞特别篇,但也是我个人理解的圣诞特别篇最薄弱的环节。在4.1里,我们看到了两个全然不同的世界,一个是现实世界(男主有社交障碍、不成熟、且由于经常瞪着漂亮妹子看及其他古怪举动被同事孤立、被合伙人看不起)另一个则是男主开发的游戏虚拟世界(男主主导一切,掌控所有同事-人物的命运,完成他幼稚的「宇宙和平」使命)表面上,这一集是对虚拟现实技术与虚拟意识(复制)技术的综合,但实际上重点完全是落在后者上面,剧作表达比较单一,男主直至最终都未被同情,而是成为自己所设计程序的牺牲者。首先,在技术上,我们暂且不论提取一个人的DNA残片数码复刻此人意识这种无稽之谈,虚拟现实技术需要主体「转变」为虚拟意识的形式存在是一个很不合理的假设,这个假设我们在《刀剑神域》里面也看到了,即游戏玩家通过虚拟现实技术潜入虚拟世界,被困在虚拟世界之中则体现为现实世界的休克状态。这种假设自然是一种「大脑=意识」的误解,也与主流虚拟现实重在具身浸入体验之「界面技术」的思想背道而驰。其次,剧作自始至终强调了男主的变态,最后以众人消灭这个社会异类作为「胜利」结局体现了非常糟糕非常保守的剧作思想。在叙述上,恐惧并不来自同事对男主的态度,却是仅仅来自男主是个死宅变态。这种态度跟2.2的白熊正义公园一集极度讽刺与辩证的处理方式差距过大以至于差点没认出是《黑镜》4.6作为又一个套层叙述,在形式上复刻了圣诞特别篇,技术上也非常不成熟地使用了纯粹想象的虚拟意识(复制)技术。所涉及的议题也有重复嫌疑,除去Dawson医生的神经知觉共享装置小故事,将女伴意识复刻放入大脑共存、放入玩具的故事接近于2.1的记忆技术故事,而复刻杀人犯意识以供民众无限期地道德惩罚则类似于白熊正义公园。框架故事对所提几个技术的综合一方面在形式上延续了圣诞特别篇,另一方面在主题上试图强调技术中立而邪恶使用者有罪的论断(类似于4.1)4.2继承了圣诞特别篇里的视觉共享技术,但用在了一个很不一样的社会议题——家长监护上,还是颇有新意的,但最后的处理让技术变得不再重要,似乎没有这个技术,偷窥女儿日记或者暗中监视女儿也会有相似叙述产生的可能。4.3是1.3记忆技术的延续,两者都触及了个体记忆外在化并与公共安全直接挂钩的社会发展可能,其所导致的私密与共享界限的模糊化可能牵连出的一系列涉及自由的问题。虽然女主作案动机存在一系列的不合理性,但确实得到了较为充分地开发。从起初下意识就认为要报警的她到最终为了守护现有利益而做出的连环杀人。4.5比较特殊,不属于《黑镜》创作传统,很多友邻也说到这集拍得极差,我的理解是这本来应该是这一季的一个突破点,即推陈出新的地方,但剧本确实写得很不好,即使在影像执行上很好地营造了悬疑但过于单调乏味,主题过于牵强。

那么到此为止,我梳理了《黑镜》几季以来的内在剧作形式表达与内容的关系,试图说明剧组的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变化倾向。但我留了一条线索没有谈,那就是爱情故事。爱情主题是我个人最喜欢的《黑镜》母题,一方面,这些故事在这一系列中最反黑镜主旨,也最能体现科技温暖一面,另一方面,爱情主题也是对《黑镜》剧作良好辩证姿态的某种综合体现。这种主题在许多集中都有体现,从1.1中首相夫人与首相的关系,1.2中为爱贡献自己劳动的男主,1.3中爱人不忠在技术辅助之下的反目成仇,2.1中失去爱人的悲痛,圣诞特别篇里男主迟到的对女主不忠真相的发现,3.4中虚拟现实技术提供给人们在现实中无法承受的爱情可能,4.4中基于虚拟意识(复制)技术模拟结果的高度可靠相亲软件,以及4.6中从失去妻子的悲痛到时刻共享知觉的苦恼。其中第一季的爱情主题比较负面,除了第二集开放式结尾中喝着橙汁桌上摆着企鹅看着虚拟屏幕上的美景的男主,基本上都是被技术所曝光的虚假爱情。毕竟虚假爱情比虚拟现实要假的多。第二季对爱情本身的触碰很不深入,在表面上则和同年的《她》有异曲同工之处,同时相似情节在4.6的小故事中重演。圣诞特别篇的爱情主题也比较负面,基本上是1.3的一个变奏。反而是3.4和4.4的爱情议题要有趣的多。先说4.4,在主叙述层的故事世界是一个人人需要接受配对试验的社会(类似于《龙虾》)男女主在一见钟情后却不得不分开以继续接受系统的配对要求,而当系统再次将他们配到一起时他们选择了反抗,一起逃出这个邪恶系统追求自己的爱情。如果到此为止这个故事确实给人以信心和温暖,但同时又过于俗套。而最后框架故事可以说进一步毁掉了这个故事,它告诉我们男女主仅仅是数千次虚拟意识在虚拟世界的模拟,而这些模拟仅仅是现实中男女主角使用的配对软件对他们各自虚拟意识(复刻体)在虚拟世界中的操作,而对于现实中的他们,这不过是一款高级版的配对软件罢了。那么我们可以说4.4虽然在主体叙述层探讨了有趣的爱情议题却在框架叙述上彻底把爱情权力让渡给所谓虚拟意识技术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3.4
San
Junipero,这是整一个《黑镜》系列最让人动情也是唯一让我有点泪花的一集。不同于4.4,3.4的两个爱人不仅超脱了社会对爱情的限制,更是超越了性别、婚姻与死亡。然而同时,超越死亡的意识上传(天堂)并未被吹上天,而是在Kelly对Yorkie的拒绝中得以深化。在死亡(如Kelly死去的丈夫与女儿)与永生(如Yorkie死后的pass
over)之间做出选择是艰难的,需要对自己具身意识与存在的真正认识,需要勇气,需要对爱情坚定的信任。也就是说,整一个《黑镜》最终似乎只有在3.4里,这个虚构的意识上传/虚拟意识(复制)技术才真正给予了人们选择的机会,技术才真正露出它与主体的互动与互相生成的本质。其余的则似乎只剩下形而上的推演与假设。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irius_flowe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