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大河,乘势而上

“大江大河”让杨立新演得感慨

图片 1

《大江大河》收视稳居第一 以“不负理想、乘势而上”锚定时代大潮

kq 2018-12-24 13:13:56来源:中国娱乐网

中国娱乐网讯 www.yule.com.cn
由上海广播电视台、正午阳光影业、SMG尚世影业出品,改编自阿耐小说《大江东去》,袁克平、唐尧编剧,孔笙、黄伟执导,侯鸿亮担任制片人,王凯、杨烁、董子健领衔主演,童瑶、杨立新、周放、田雷、赵达、王永泉、赵阳、王宏、施诗、练练等主演的当代题材电视剧《大江大河》正在东方卫视、北京卫视黄金档热播中。该剧自播出以来收视率一路上涨,连续14天稳居卫视第一名。随着剧情的发展,金州厂的斗争日趋激烈,坚持原则的宋运辉不惜在总厂会议上与领导正面相谏,力主放弃引进FRC的方案。

图片 201
大江大河 宋运辉 王凯

“双高”剧情引发全民热议 角色塑造落地真实

《大江大河》在播出前就受到了观众的热切期待,自12月10日播出以来,便一直保持着较高的话题度和关注度。昨天CSM52城以收视率1.343,市场份额4.666%的好成绩再度获得卫视第一。不仅收视成绩喜人,播出期间多次登上热搜榜也从侧面印证了该剧的全民热议度,“大江大河”、“宋运萍下线”、“大江大河
虐”、“心疼雷东宝”、“水书记人设”等花式热搜词上榜,尤其宋运萍去世的剧情戳中全民泪点,“萍萍走了”话题词冲上热搜第一。截止目前,主话题#大江大河#阅读量已突破19.3亿,讨论量658.5万,相关话题#大江大河开播#阅读量2.5亿,讨论量43.8万,强势登陆热门话题榜以及电视剧热门话题榜。严肃中穿插轻松日常的剧情加上演员在线的演技成为了观众持续追剧的动力。

不管是在布景、服化道和人物形象上营造可触可感的时代气息、还是通过细节刻画出“年代记忆”,《大江大河》都以独到的方式戳中了无数观众的内心。随着剧情进入白热化阶段,《大江大河》无论在剧情伏笔的设置上,还是人设细节的运用上,均显剧组的用心之处。尤其在角色的塑造上,剧中每一个人物都在剧情推进上起到重要作用。无论是金州厂宋运辉的沉心汲取、水书记的韬光养晦、虞山卿的长袖善舞、寻建祥的肝胆相照、还是小雷家雷东宝的敢想敢做、雷士根的仁弱忠厚,以及杨巡的机灵嘴甜等,都被演员塑造得颇为饱满。三条并线的人物也有各个层面的细节补充,保证了人物的去脸谱化。同时,水书记对宋运辉的呵护信任,虞山卿与宋运辉之间既有竞争又相知相惜、宋运辉与寻建祥的优势互补,小雷家村民们之间相辅相成等这些复杂的人物关系也是真实而生动的。

此外,《大江大河》之所以能在热度和口碑上持续爆发,不仅凭借王凯、杨烁、董子健、童瑶、杨立新等实力派演员的扎实演技和剧集制作上呈现的精良水准,还有剧情投射出对时代的还原和写照,以及剧情背后不断迸发出的时代精神和现实思考。宋运辉诠释了“知识改变命运”的真理,雷东宝敢出头、肯上进的强大行动力契合当下社会所需,杨巡信奉的“肯努力就有出路”的人生道理。生动的人物,真实的奋斗历程也让年轻观众也在剧中找到了共鸣。

图片 302
大江大河 雷东宝
杨烁图片 403
大江大河 杨巡 董子健

宋运辉与程开颜“不打不相识” 雷东宝拿生命拼事业惹心疼

因人成事、因人废事。在今晚的剧情中,水书记重新夺回金州化工厂大权,宋运辉被调出一车间进入设备管理处。俗话说,“不打不相识”,被分手的刘启明恰巧遇见程开颜,两人一同找虞山卿算账,不料不明事情缘由的程开颜对宋运辉产生误会,两人结下“梁子”。与此同时,雷东宝为了解决小雷家电线厂的生产问题,决定与市里的电线厂联营。雷东宝用其诚恳的态度和“拼命”的劲头换来了联营资格,“登峰”电线厂成功投入生产中。

随着宋运辉成功化解金州化工厂压力锅炉危机,程开颜对宋运辉的态度发生转变,二人关系缓和,此时,寻建祥打架被抓判去新疆改造十年…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每晚19:30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热播的《大江大河》,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三家会员22:00跟播卫视,非会员次日22:00更新,此外,YouTube平台也将同步跟播,敬请关注。

图片 504
大江大河 水书记
杨立新图片 605-大江大河-宋运辉-宋运萍图片 706-大江大河-程开颜-周放图片 807-大江大河-宋运辉-水书记图片 908-大江大河-寻建祥-赵达图片 1009-大江大河-虞山卿-赵阳

正在热播的改革开放40年题材剧《大江大河》中,水书记刚一出场就令人印象深刻。老戏骨杨立新用精湛的演技呈现出一位改革浪潮下的时代人物,作为金州化工厂的党委书记,既有高层管理者的严肃与果敢,又有面对时代前进时的孤独与无助,多面的人物关系和复杂的内心动荡,成为这一角色耐人回味的看点。

小雷家村委会、金州厂厂房等场景都是重新搭建而成

接受采访时,回忆起改革开放40年来翻天覆地的生活变化,杨立新感慨颇多,他说:“《大江大河》让我从中受益匪浅,仿佛在那个时代重新生活了一回。我又看到了竹批儿的暖瓶,又看到了成排的自行车摆在那里,搪瓷茶缸,有玻璃内胆的保温杯。所以这部戏演起来很有代入感,可能对现代的年轻人来说,看起来有些陌生。”

《大江大河》在北京卫视播出后,反响热烈,收视率稳坐全国省级卫视黄金剧场电视剧第一名,豆瓣评分8.9,是2018年播出的电视剧中评分最高的一部。剧集收官在即,热度和口碑持续发酵。

拍戏的蓝制服是自己的收藏

近日,导演孔笙、黄伟,主演杨立新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就该剧给出了各自的解读与思考。

《大江大河》中,杨立新饰演男主角宋运辉的上级领导,金州化工厂的党委书记,一位已经临近退休党务干部。因为一直做行政领导,在技术上算个外行,所以在临退休之际有些被边缘化的失落感。为了让自己跟上形势,偷偷地补学化工专业技术,由此在图书馆偶遇厂里新来的大学生宋运辉,此后的20多年里,两人成了忘年交。杨立新告诉记者,虽然自己与水书记性格完全不同,但演这个人物也还信手拈来,一来剧本赋予的人物特点很鲜明,二来,此种类型、级别的干部他在生活中也有过交往。“我的朋友当中有类似这种身份的人,他们那种让下属很难亲近的感觉令我印象很深。比如我们俩人正在聊天,下属进来汇报工作,他一下就能转变成高级领导的感觉,下属出去他又能马上放松成朋友的状态。”杨立新说。剧中,水书记穿着的几身戏服都是杨立新自己的收藏,带进剧组服装师一看就高兴。“我穿的蓝制服,呢子大衣,还有一套军装都是我自己的,那都是70年代的衣服,尤其蓝制服,是那个时代最典型的衣服,四个兜,的确良卡其布的,那个剪裁版型,现在找不到喽。”

据了解,《大江大河》第二部的剧本正在紧锣密鼓地创作中,第二部将由黄伟独立执导。杨立新透露,续篇中还会有宋运辉,也还会有水书记。

杨立新有收藏老物件的习惯,为了保留一些记忆。除了剧中用到的几件衣服,他还留着母亲亲手做的棉袄,棉袄外面的罩衣。拍戏之余,他会给剧组的年轻演员讲当年的故事,常常就从一件衣服,一件器物讲起。“我们现在的生活和40年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感觉是不经历很难体会到的,拍这类戏,实在很难为年轻人。”杨立新感慨:“40年前,生活物资的匮乏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想象。一个月28斤粮食,四两半斤的食用油,现在你一个月连14斤粮食都吃不了,因为我们的副食丰富了,油水多了,总的营养量上去了,不用吃那么多淀粉了。但那个时候不一样,一年七尺半布票,要做衣服和被褥,每个人都会有补丁衣服。衣服上没有补丁那得是相当富裕或者相当有办法的人。那时候很多年轻人上大学拼起自己的一床被子都挺难,这不是假的,是真的。现在的年轻人不懂为什么棉袄外面还要套罩衣?为了棉袄不容易脏呀,不用年年拆洗。那时候很多人还没有布做罩衣呢,尤其家里孩子多买不起那么多布,小孩的棉袄没有罩衣,袖口都被鼻涕蹭得黑亮黑亮的。”

细节控

当年没上大学很遗憾

两位导演同为摄影出身

《大江大河》的故事开始于1978年,那也是杨立新的青葱年代。1975年杨立新进入北京人艺,1978年已经是人艺的正式演员了。《大江大河》开场男主角宋运辉在1978年考上大学,杨立新回忆,自己也曾想考大学,并且得到了人艺领导的批准。然而,一个顾虑让他最终与大学失之交臂,“我当时有个疑问,我问领导,如果我四年大学上完了,还能不能回人艺。领导说那要看大学怎么分配了。领导又说中央戏剧学院请了我们很多老演员去当客座教授,你在那里能系统地读书,在人艺和老演员们同一舞台,收获更大。这让我很犹豫,就没考大学。”

对画面镜头有一种契合

没上过大学,后来成为杨立新一生的遗憾。但在人艺的舞台上,他同样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的巨变。他举例就从人艺的舞台设备说起。过去演《蔡文姬》,买不起黑丝绒布,老一辈就用黑色毛巾拼起来当舞台背景,包括边幕和偏幕,黑毛巾吃光很厉害,给观众造成了一种十分遥远的感觉。80年代初,舞台的灯光控制还无法靠电脑完成,当时要想实现一个灯渐弱渐明的效果,就需要一台两三百斤的设备,好几个人同时运作。今昔对比,杨立新不由得感慨:“现在拍《大江大河》,金州化工厂办公楼的内景都是搭出来的,那么长的楼道,那么多的房间,包括会议室,我进去都惊到了。现在我们有了丰富的资金来源,好多找不到的景都可以想办法做出来了。这些都是改革开放的成果。”

《大江大河》由孔笙和黄伟联合执导。被网友爱称为“孔萌萌”“老顽童”的孔笙,屡获“白玉兰”最佳导演、“飞天奖”最佳摄影、“金像奖”最佳剪辑等诸多重量级奖项。他执导的《北平无战事》《琅琊榜》《父母爱情》等作品至今仍在电视上不断重播。黄伟之前曾担任过电影《天下无贼》《人间正道是沧桑》等多部作品的摄影,还凭借电视剧《白鹿原》斩获“白玉兰奖”最佳摄影。

《大江大河》自开播就在收视率排行榜上登顶,杨立新认为,在众多改革开放题材的电视剧中,它的特殊之处在于是一个工业题材,从大情节到小细节都细致地呈现了中国改革开放走过怎样一条崎岖艰难的道路。“工业40年的变化比较难描写,经历了很长的探索阶段。戏里引进设备和技术的事情是一直贯穿的主线,因为那时候我们的化纤工业很落后,我们的工业连人民的穿衣问题都解决不了的时候,全国很多化工厂都在积极引进国外技术,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人民的穿衣问题,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杨立新说。如今说起改革开放40年,人们大多都知道“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杨立新认为,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是很难体会到这句话里透露出的急切心情。“《大江大河》是一部历史跨度很长的戏。其实,时代变化越大,越该出文学艺术作品,有很多故事可讲,有很多很有特点的人物出现在故事当中。”杨立新说。
本报记者 金力维

在执导《大江大河》之初,黄伟就与孔笙达成“一致意见”:“我们用最朴实、最真实的一种表现手法去阐述这部戏,这个在拍摄之前做了统一。所以大家现在看来这个剧在影像风格上是很统一的。”两位经验丰富、志趣相投的导演默契合作,带来了1+1>2的效果,如孔笙所说:“我们俩比较默契,都是摄影出身,对画面、对镜头的把握有一种契合。”

据黄伟介绍,两位导演有分工也有交叉,创作的碰撞与融合让《大江大河》兼有新鲜的活力和丰富的层次。“我们在各自的空间里对每一段戏有不同的阐述,这恰恰能带给这部戏一个既和谐又有所不同的气质,这三个人物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环境下碰到不同的事情,其实很难用一个相对统一的手法来阐述,我们用在大条件下相对统一的方法和每段戏不同的处理方式,反而让观众看着更轻松一些,更能进入剧情。”

孔笙带着致敬心去还原

扎头发的皮筋样式都有要求

孔笙是出了名的“细节控”。《大江大河》的故事时间跨度大,如何还原时代质感、营造真实的故事情境,成为两位导演最先需要面对的难题。

孔笙说:“因为它离我们太近了,也就是三四十年前的事情,我们这一代人还有些清晰的记忆,所以我们的主创人员、制片这边,都是带着一种情感,带着一种致敬的心情去拍摄。”因此,“我们也确确实实是拍得挺辛苦,这个戏也算是比较烧钱的,有些场景确确实实需要重新搭建,中国发展太快了,就是40年前很多的场景都找不到,村子是重新搭建的,整个工厂里我们搭建了很多住房、办公室、会议室。”

除了场景,导演对道具和服装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据童瑶回忆,连女演员扎头发的皮筋样式、怎么扣扣子等细节,导演都提出了具体要求。孔笙对此有着坚定的看法:“我们拍一个现实主义题材的剧,希望观众能够认可它,而如果你拍的不像或者不是那个年代,这个戏的真实性就会打折,所以我们就特别想让观众都能够回忆起那个年代的事情,还有一种亲切感。我觉得这可能比编织一个特别的情节还要起作用,因为它会很感人。”

黄伟亲自淘1977年报纸

搭实景和顺拍对演员大有裨益

黄伟认为搭建实景和顺拍对演员表演也大有裨益,因为“能够给演员提供一个更流畅的人物走向,他可以从当初一直走,最后走到故事的结尾,那么这里头发生的每一件事情,在他心里都能有一个很强大的支撑”。

黄伟在拍摄过程中还亲自淘了一些道具,像剧中1977年10月21日的报纸、寻建祥的录音机和磁带。“我和孔导用自己最真诚的那一面,用最专业的手段去阐述这部戏,相信观众应该会看到。”《大江大河》首次启用了变形宽银幕镜头,将画面比例从原本的16:9变成了现在的2.66:1。加宽后的画面可以承载更多的信息量,更好地还原年代氛围并刻画细节。

演技派

杨立新让角色不简单

观众直到今天还看不透

有观众说,水书记的这种“看不透”,是目前的第一大追剧动力。水书记擅长收服人心,当初摆明立场,当众抢人才。以及帮宋运辉治住两个好吃懒做的下属,略施小计,就让彼此关系更稳。夜晚打篮球,轻松融入考验,又巧妙展示领导者的智慧。宋运辉做错事,一次责罚,一次安慰,处理得灵活自如,又不伤情分;多次智斗刘总工、费厂长,以权压人,就算争得面红耳赤,也始终坚持自己的观点。能看到水书记,对工作和权力的野心,也能看到他的能力和见识。他的短板是不精通技术,培养懂技术的新人宋运辉,助他夺回金州厂大权……杨立新的表演功力在于,他让水书记的种种行为都不是简单明了,让人无法过早用好人或者坏人来对他下定义,对宋运辉是“利用”还是帮助,都融于人性和现实的复杂中。据悉,后期剧情还会有类似“黑化”的过程和反转。

因为时代和经历的契合

演绎起水书记得心应手

剧中,水书记和王凯扮演的男主角宋运辉互动最多。杨立新回看宋运辉靠知识改变命运的励志人生,也有自己的一声叹息:《大江大河》的故事开始于1978年,1975年杨立新进入北京人艺,1978年已经是人艺的正式演员了。宋运辉在1978年考上大学,杨立新回忆,自己当时也曾想考大学,并且得到了人艺领导的批准。然而,一个顾虑让他最终与大学失之交臂,“我当时有个疑问,我问领导,如果我四年大学上完了,还能不能回人艺。领导说那要看大学怎么分配了。领导又说,中央戏剧学院请了我们很多老演员去当客座教授,你在那里能系统地读书,在人艺和老演员们同一舞台,收获更大。这让我很犹豫,就没考大学。”

没上过大学,后来成为杨立新一生的遗憾。然而他的个人经历又同步见证了文艺界40年来的改革变迁。杨立新回忆说,1975年自己进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时候,每场演出仅有六毛钱的夜宵费,后来涨到五块,再后来五十、一百,直到今天。“那会儿没有黑丝绒布,老一辈就用毛巾被拼起来,弄出一块七拼八接的黑色幕布,但用毛巾吃光,造成很遥远的感觉……”后来,杨立新家喻户晓的作品《我爱我家》作为中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情景喜剧,演绎的也正是中国改革开放浪潮中普通人生活的酸甜苦辣。

正是这种经历的契合,杨立新演绎起水书记才得心应手。他告诉北青报记者,虽然自己与水书记性格完全不同,但演这个人物也还信手拈来,一来剧本赋予的人物特点很鲜明,二来,此种类型、级别的干部他在生活中也有过交往。“我的朋友当中有类似这种身份的人,他们那种让下属很难亲近的感觉令我印象很深。比如我们俩人正在聊天,下属进来汇报工作,他一下就能转变成高级领导的感觉,下属出去他又能马上放松成朋友的状态。”而最令他得意的是剧中的造型。

自带上世纪70年代蓝制服进组

会给年轻演员讲当年的故事

值得一提的是,水书记穿的几身衣服都是杨立新自己的收藏,带进剧组服装师一看就高兴。“我穿的蓝制服、呢子大衣,还有一套军装都是我自己的,那都是上世纪70年代的衣服,尤其蓝制服,是那个时代最典型的衣服,四个兜,的确良卡其布的,那个剪裁版型,现在找不到喽。”杨立新有收藏老物件的习惯,为了保留一些记忆。除了剧中用到的几件衣服,他还留着母亲亲手做的棉袄,棉袄外面的罩衣。拍戏之余,他会给剧组的年轻演员讲当年的故事,常常就从一件衣服、一件器物讲起。

“我们现在的生活和40年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感觉是不经历很难体会到的,拍这类戏,实在很难为年轻人。40年前,生活物资的匮乏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想象。一个月28斤粮食,四两半斤的食用油,现在你一个月连14斤粮食都吃不了,因为我们的副食丰富了,油水多了,总的营养量上去了,不用吃那么多淀粉了。但那个时候不一样,一年七尺半布票,要做衣服和被褥,每个人都会有补丁衣服。衣服上没有补丁那得是相当富裕或者相当有办法的人。那时候很多年轻人上大学拼起自己的一床被子都挺难,这不是假的,是真的。现在的年轻人不懂为什么棉袄外面还要套罩衣?为了棉袄不容易脏呀,不用年年拆洗。那时候很多人还没有布做罩衣呢,尤其家里孩子多买不起那么多布,小孩的棉袄没有罩衣,袖口都被鼻涕蹭得黑亮黑亮的。”

采访中,杨立新感慨最多的就是《大江大河》让他仿佛在那个时代重新生活了一回,“很感谢剧组的用心,不仅搭建起一个几乎完全复刻的办公楼,连服装化妆道具布景都很还原,我又看到了竹皮子的暖瓶,又看到了成排的自行车摆在那里,搪瓷茶缸,有玻璃内胆的保温杯……”

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统筹编辑/满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